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王國主從]黑

  少佐親眼目睹黑太子在戰場上被突如其來敵襲確實擊中的那幕。

  直逼要害而來,僅差分毫便中。

  那個瞬間雙邊的眼球突然都有奔騰的焰火包覆上來,密不透風、肆無忌憚燒疼少佐的眼,太靠近的痛楚令他幾乎要捨去軍人的尊嚴,將手中用來捍衛與保護的劍扔到地上,轉而揉上自己雙眼只為確認他們是否依然完好。

 

  動搖持續了數秒,最後如同以往堅定了劍尖──不為紀律,為他負傷的王。

 

  平舉細長鋒利劍身擋在自己胸前,請求殿下務必加倍注意安全後再以自己肉身擋在古魯瓦爾多身前,沒去想當下在他背後的人是以什麼眼神看著他或不看他,少佐只盡本分,專注冷靜在腦海中評估眼前敵人實力,淡漠地無視了四面受敵的困窘情況。

 

  而後睜眼。

  火焰從中喧囂而出,眼底盡剩焦黑的陰冷。

 

  「你們有五秒可以散開。聚在一起是方便我一次清除你們嗎?」

  「換成是我就一秒都不會給,少佐。」

 

  血在眼前灑開彷彿揮毫於紙上。

  黑太子口吐冷酷話語的同時露出不屑神色,將面前敵人一擊斃命,接著側身閃開倒下的身軀。少佐則快步向前為他砍去持刀乘機襲來的手,來不及反應的另一招就乾脆用肉身擋去。嚴格說起來那是兩人第一次在實戰戰場中的合作,他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見識他的劍法,但早在過去便熟知他的劍路,看著他的出手瞬間立刻知道那和他清楚的事實不一樣。

  少佐認知王子的劍和他說話方式一致,精準的殘忍。

  絕對知道所有致命弱點所在,也絕對會刻意避開,硬是刺向會讓人血流如注、一時半刻倒也死不了人的那個位置。不該是像現在這樣乾脆俐落地賦予死亡。

  ──果然還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傷了嗎,殿下。

 

  經過痛苦的道路走到的死亡是美麗的。

  和死亡正面對上時古魯瓦爾多沒有情感的眼底會泛起近乎憐愛的笑意。

  少佐在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才真正懂了什麼是黑色。

 

  只有鮮血能夠讓他那樣真誠地愛──無論那是古魯瓦爾多自己或敵人,甚至自己國家戰士的鮮血。只有血腥與死亡喚得起他寥寥無幾的在乎,少佐痛苦地想,不明白自己為了什麼痛苦。

 

  援軍很快就來到他們身邊,兩人隻身的戰鬥結束得倉促非常。畢竟和自己一起遭到埋伏的是這個國家的殿下,再怎麼說也不可能完全沒有察覺異狀吧。雖然殿下的傷勢相當嚴重,總算也還不到危及生命的地步。

 

  隆茲布魯訓練有素軍隊的前來等於確定了這場戰事的勝利。但少佐還是簡單地為自己包紮,拒絕所有人,直到回到紮營處後才願意接受治療。為他療傷的年輕軍醫以聊天的口吻對他提起身為在前不久那場戰役中保護殿下的人,他有前去探望殿下的義務。

  他遲疑,最後不顧自己不斷淌血、沒有完成治療的傷口,扔下僵硬的一句「我本來就有這打算,謝謝您的好意提醒」轉身就走。

 

  (對自己凌亂的呼吸視而不見。)

  「參見殿下。」

 

  「有什麼事?」

  幾乎就要無法忍耐高傲王者話語當中毫不遮掩的輕蔑。

  他是故意現給他看的,縱使他並非黑太子的親近之人都要能這麼肯定。

 

  「我來探望您是否並無大礙。您、沒事真的……太好了。」

  (目眩。)

  少佐舉起手要擦拭流過臉頰的汗滴,這才發現自己的汗水與手掌都多麼冰涼。蒼白得都要可以當作畫布,確實也有鮮艷的血紅色彩繪在上頭。他感覺下巴被誰抬起,努力保持視線清晰後發現那是殿下。

 

  發現殿下看著他,卻並不看著他。

  頃刻明白過來自己正站在死亡邊緣,於是得到不可能擁有的注視。

 

  但暫時還死不了吧,少佐想。

  ──畢竟心臟還這麼真實地疼痛著啊。


评论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