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偵博]ça fait longtemps

  無論多久以後你都仍然可以回頭,那全部已經過去了。

 

  不知道經過了多長時間,偵探終於在沃肯一貫的鎮靜裡焦慮起來、棄械投降,將埋在帽子裡的無奈臉色抬起,首肯了他的委託。

 

  「我知道這有點強人所難。」在布朗寧答應後沃肯這麼對他道歉。

  而他認為此刻笑容可有可無,實非必要也就省去,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當已經告訴對方自己不在意。得到這樣回應的沃肯看上去立刻就放鬆下來,從整理得有條不紊的手提包裡拿出一本冊子。

 

  出於好奇,布朗寧斜了斜身子,想看手冊的封面卻遲一步,反而收獲了沃肯迅速寫著飛舞字跡的手勢,突然覺得沃肯的每根指頭都細長得太過文質彬彬。興許和他的長相、聲音以及部分的性格符合,但也不過如此。布朗寧揚起眉梢、單邊嘴角下垂,做出古怪表情。

  這樣的人竟然不是詩人、藝術家之類的,而是個讀醫學與研究自動人偶的博士啊。這個世界有時候複雜得有點弔詭,但未嘗不是件好事。

 

  「再來這段日子能夠連絡到我的所有方式都寫在這裡了。聯絡我和花在照顧她們身上的費用就記在我名下,等我回來以後會支付的。」

  「這樣啊,那我不會客氣的。」

  「我可不記得你什麼時候跟我客氣過了。」

  沃肯明白自家友人正嘗試著逗一臉嚴肅的他,照常理而言,禮貌上他應該會裝起笑容只為讓對方放下心。然而,他想,這個男人從來也沒有在乎過禮貌,本身更老是做出一大堆打破常理的行為,自己虛構上的笑臉大概要不了幾秒就會被他識破,他就會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傷害了他。

  他的不苟言笑在這裡得到解放,有個不必強行卸除的正直理由。為此他曾好幾度在心底默默向布朗寧道謝,然而他亦不真正完全瞭解所有關乎自己的事情,好比這件:他未曾意識到,每每思至此,他的臉部肌肉早就放鬆下來。

 

  不拘小節的偵探替沃肯用廉價咖啡粉泡的咖啡(其實他只出了熱水與咖啡粉的力,連沖泡的動作都是沃肯自行完成)早已冷到不容忽視的地步,不過陷入沉思的沃肯還是拿起杯子,一點不察地喝下去。

  在沃肯將杯子舉到最高、顯然連最後一滴難以入口的深色液體也吞下去時,布朗寧瞬間感到有那麼一點內疚。但他畢竟不是別人,很快就改變想法、輕易說服了自己,一來沃肯從來不介意這種事,二來炎熱的夏天也不適合喝熱飲,從這角度來講自己對這友人實在貼心得緊了──

 

  「布朗寧。」沃肯看向偵探飄移不定的視線,遲遲沒有放下手中的杯子。

  偵探揚了揚眉,等待沃肯接續著說下去。「如果是要續杯的話,你就自己來吧。雖然我是不好意思說什麼把這裡當自己家之類的話……」

  「為什麼?」

  「不,那個,怎麼說那聽起來都像是有錢人才有資格說的話吧。」布朗寧睜大眼,不太相信沃肯方才提出了怎樣難以理解的問題。「假設我剛剛跟你說了那種話好了,你會怎麼想?」

  「沒什麼特別想法。」沃肯陷入沉思,好一陣子後才認真地回答道,話一脫口、瞧見對方愕然神情立刻了解到這顯然又不是他原先設想會得到的答案。

  「嘛,你這麼說就這樣吧。別在意這個。」自討沒趣似地拍了自己後腦勺,布朗寧總算還沒忘記話題被自己岔開了的這件事:「所以你原本要告訴我什麼?」

 

  「謝謝你。」

  「……為了什麼,咖啡嗎?」

  「布朗寧。」

  「那個就更別在意了啊,真的超級便宜喔?我還怕你連那個牌子都沒聽過,因為這樣才把外盒留在櫃子裡了的喔哈哈哈。」

  「大衛‧布朗寧。」

  「啊,這麼說起來好像還是趁超市在特價的時候,忍不住就順手買回來的呢。」

  沃肯嘆了口氣,不知道是對好友一貫的裝傻惡行感到無計可施或者是對今天之後,自己不曉得還要才能再次看見這樣的行為而覺得感傷。「不是那個原因。如果你想的話,下次我會讓多妮妲她們帶好一點的咖啡給你。」

  「那倒是不需要啦──」布朗寧說,口氣詭異,嘗試隱藏他明顯的動搖。

  「喝起來比較不那麼澀喔。」沃肯輕描淡寫,滿意地看見偵探再度投降的模樣。(或許這樣就夠了。)

 

  之後他們也許努力閒話家常了一陣,也許只是可有可無地聽著老式電視機放送的過氣節目,稀釋兩人間自然而然的沉默。太多間隙供時間任意流逝,等電視機上的晚間整點新聞準時地開始播放,布朗寧才從中驚醒,訥然詢問沃肯是否已經差不多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確實是……」被這麼一提醒,向來比對方更在意時間觀念的沃肯顯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識拿起咖啡杯,然後發現自己根本忘記要再重新沖泡一杯,旋即又放回原位。

 

  「那麼,再見啦。」

  沃肯點頭。

  「別忘記幫我帶點特產啊,真是的,天曉得我怎麼會跟你這種和導都有往來的人扯上關係啊。」

  「別吃太多甜食。也別讓她們吃。」

  「這算什麼,傻爸爸嗎?」

  面對好友刻意要調侃他的表情,沃肯難得沒有做出相對的反應,反倒微微一笑,要好好記住此刻,他曾幾何時習慣了的布朗寧的臉。

  「雖然可能要一陣子,但我會回來的。」

  從布朗寧手中接過他新買來,說是要給他當餞別禮的行李箱,沃肯的眼神和布朗寧對撞,避也不避。

  「是、是,我知道。為了你的兩個寶貝女兒吧。」

  「還有你。」

 

  精明的偵探一怔。接著才回以淺笑。想要說的道別與關心,甚至預謀要藉著陽昏燈暗、別離氛圍正濃之時給一回擁抱的想法都噎在喉頭,硬吞回去並不好受──他這樣解釋了自己的鼻酸。

  再見。

  意外善感的他以手勢作別,比溫和的男人早一步轉過身去,迴避了沃肯飛揚在澄黃色暖日光的冷調髮梢。

 

 

  偵探的事務所所在之處離車站相當遙遠。

  沃肯甚至沒有時間回自己的宅邸一趟,雖說這確實使他有點悵然,也對那兩個興許還引頸期盼著他最後回去一次的孩子感到抱歉,不過他的行程不容變更。

  放在胸前口袋裡的那張薄而小的紙上印著的幾個數字時刻提醒著他。

  自己來自何方,今時此刻又即將往何處前去。

  他的身分逐漸在變動。

  跟情願與否無關,他的與生俱來招致如此現狀,每個步伐都東搖西晃卻仍然活到現在,擁有比多數人都高的社會地位,終於也還有他能視為至寶的、少數幾個人們能維持住他的心靈,不至於由於兩側的落差,使得靈魂墜跌,再也不醒。

 

  羅占布爾克。魔氣滿盈的黑暗之都。

  他像是想起什麼,確認還經得起那麼一點耽擱後臨時請司機停到路邊,開啟了後車廂,拎出行李箱來給他。

  「沒有看起來的那麼重嘛、哈哈,鬆了口氣啊──」

  「謝謝您。」沃肯簡短而倉促地道謝,解去加在行李箱上的鎖,拉開拉鍊後總算放下心來。記載著對於這個地區汙染狀況的文件好好地收在裡頭。說來他本不該有這份緊張,倘若真的遺忘,他也有辦法憑依腦內的記憶再好好重寫一份的。過多不必要的情緒波動會影響理智,從前的他總這麼想,直覺般天性似的認定著。

  但他畢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或許能夠操作、控制所有他寫下的程式,但是各種命運將以怎樣的方式與他的存在交織又完全不同了。有的改變突如其來,正面撞擊;而有的則躲藏得當,潛移默化直到和過往截然不同的那天才被發覺。

  沃肯成功隔絕了前者全數的可能性,卻忘記要往黑暗幽微的地方走去,親眼去看,於是忽略後者。

  (有何不可。)

 

  「這樣就可以了嗎?」

  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是的,麻煩您了。」

  取出檔案,沃肯原封不動將行李箱交回司機手上,隨性翻閱文件的時候發現了偵探小心翼翼在細節裡挖了個極小極小的縫,藏得仔細的驚喜。

 

 

  他隻身抵達車站。沒有誰在那裡替他送行、伸長脖子只為看著他上車的背影。這樣很好,沃肯想,撫摸著取代了車票,放在口袋中的紙張,覺得就算異地近在眼前,他也自在且習慣。

  這樣很好。沒有人在最後衝上來抱緊他,沒有過於煽情造作之嫌的排場,也就沒有任何一滴傷別離淚水。甚至他的友人連句再見也沒跟他說。

  在車緩慢駛離魔都時,回頭看了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打從心底覺得住著那群吵鬧、感性人們的這裡無雙美好。

  若是轉捩點化作實際地理上的座標,屬於沃肯的必然就是這裡。

 

  (──照片飄落。

  上面的三個人──雖然有兩個明顯不怎麼情願──都掛著沃肯最是熟悉的笑容。)

 

  按照行駛速度估算,這列火車的最尾車廂也已經脫離羅占布爾克了吧。

  而他會回去。沃肯闔起手裡難讀的推理小說,閉上了眼睛。

 

 

  「沒有人能夠預知未來如何,」一頭深色長髮的男人閉起眼,不讓眼底的絕望有機可乘,「我也不例外,布朗寧。」

  「哦……也許是吧。」偵探吐出一口不修邊幅的煙,趁著氛圍正好,聳聳肩,出言質疑了那悲觀的博學者。

  「可是所有未來都是從現在開始的呢,我的好友。永遠不要忘記這點。」

 

  不是所有別離都有再見。

  未完待續的遺憾何其醜陋,何其美。


◎註:此篇原為參與沃肯生日企劃的文章。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