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凱倫貝克&夏洛特]一瞬青鳥

※此篇為參與全角色&凱倫貝克企劃的文章。


  結果清澈猶如命定。

 

  在相遇的最初凱倫貝克就已知曉,眼前這個不哭也不鬧的人類嬰孩終有一天要長成雪白的熠熠星光,而自己將會擁有她。

  這名知名獨奏者向來不與任何對象深交,但卻唯有這次,他秘密地決定要收養女孩。為此,凱倫貝克收斂了他一度狂暴、狠戾的力量,披上無懈可擊的紳士外皮,真正學會了如何純熟地運用一個惡魔最甜美、最殘忍的巨大優勢。對於此事,儘管札吉感到滿意極了,然而她始終不願見凱倫貝克做出這個決定。

  「加諸在你身上、靈魂上的哀傷已經夠多,凱倫貝克,你不需要再多揹負這一份。這個人類女孩只會給你帶來更龐大的災厄。」札吉曾經那麼樣努力過,試圖要以自己美麗的音色說服凱倫貝克,但她換來的是他釋懷似的神情和更加堅決的溫柔,他對她說:「我不介意再多承受上這一項罪孽。」

  「凱倫貝克。」札吉憂傷地嘆息,半是為了他的堅決,半是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

 

  其實凱倫貝克對札吉所言心中也有個底,然而他還另有想法。他抱起女孩,對她細細吟唱溫柔傷感的曲調。越是純粹的東西就越容易受到不可逆的嚴重侵蝕。如果是那樣的話,如果注定要如此,那麼讓我來吧;純淨潔白的女孩,在那之前,在沒有察覺絲毫錯誤的情況下,安靜地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少女吧。

  賦予女孩意義悲哀的名字,他能為她編起迷幻但空無的夢境,到了那個時候,他會親自領她醒來。

 

∮∮∮

 

  他還記得。

  曾經為她編了花圈,親手替她放在頭上如給予公主重要的誓諾。即便時間推移,他仍然沒有忘記過那個場景的任何一個細節。

  秋末的風吹過。女孩的髮梢在風中擺動。女孩隨著步伐搖曳的裙襬。一路踩著青青草地而來的特殊聲響。鬆動了的細微泥土味。他都記得。

  女孩對他從不設防,然而那是他送給她的第一個禮物。

  頭一次,她忘記了所有他教給她的禮儀與自持,笑得就像個普通的孩子。

 

  凱倫貝克朝夏洛特招了招手,沒有用上他魔魅的嗓音便讓女孩向他一點猶豫也沒有地奔來。她小小的臉龐滿溢著顯而易見的詫異與幸福,到他面前幾步的距離就自制地停下,然後抬頭看著他,微微張著嘴、歪著頭,很是猶豫的模樣。

  見狀,凱倫貝克笑笑,輕柔地問道:「怎麼了?」

  「老師,那個……」彷彿說出這四個字已需耗盡她一輩子的勇氣般,夏洛特一下就脹紅了臉,重要的後半段沉入地底似的消失了,她到底沒有把話說完。

  幸好夏洛特面對的並不是別人,而是一直以來都陪在她身旁的小提琴手凱倫貝克。儘管她總是稱呼他為老師而非父親,她仍然沒有少得到過凱倫貝克的疼愛與照顧,對他的敬重和依賴自然也就一點也不比平常父女要減──不如說還要更多,她悄悄地在心裡想。

  一如往常,凱倫貝克對她的真實想法瞭然於心。他將花圈稍微揚起。「妳在想這個是不是要給妳的嗎?」

  解讀錯了凱倫貝克的意思,誤以為這是指責的夏洛特羞愧地垂下眼神,結結巴巴試圖解釋:「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妳沒猜錯呀。為什麼道歉,夏洛特?」

  她不敢置信地抬頭。老師那雙好看的眼睛盛滿誠懇的溫和。她不禁為了自己的反應感到抱歉,然而與此同時,更加地佔據了夏洛特的心的是老師那句話。她忍不住又看了花圈一眼。

  那小心翼翼的表現讓凱倫貝克有些哭笑不得,卻絲毫沒有覺得意外。他又一次招了招手,讓夏洛特偎進他懷裡,他便能輕鬆地幫她將花圈戴上。

  「這個好漂亮。」夏洛特著迷地看著凱倫貝克的動作,忍不住稱讚,然後不知怎地自己害羞了起來。

  「是嗎?那麼,我相信妳等等一定會更加高興的。」凱倫貝克說,放手讓夏洛特自己去觸碰那柔軟的花瓣與鮮嫩的青草。他摸了摸她的頭髮。「這是我要給妳的禮物。」

  「真的?」幾乎是在第一瞬間,夏洛特的身體明顯震了震,隨後她驚叫出聲。

  「我不會對妳說謊。」

  「老、老師,我……」

  凱倫貝克失笑。心裡的黑暗盤旋而上。「別急著哭啊。我還有別的要送妳。」

 

  受寵若驚不過如此。

  慌忙擦去眼淚,夏洛特不敢置信卻又難掩期待地再次看向這個她最親近的人,緊張地等待他所說的另一個禮物,連分心去猜測都不敢。

  自始至終都看著她的凱倫貝克不由得真心感到愛憐。他離開了夏洛特,自從不離身的琴盒裡取出小提琴與琴弓,站起身後對她極為紳士地鞠躬。聰慧如她很快知道了凱倫貝克的打算──可憐她卻沒能看出他內心的意圖──興奮地為她的老師拍起手來。

  (噢,麻木不仁的凱倫貝克,你裝出冠冕堂皇的樣子,但你必須看看真正的你是多麼的自私──)

  獨奏者深深看著夏洛特。

  看著這個天使般的女孩。那樣乾淨、那樣愚蠢。他真的喜愛她,卻還是把札吉放到了肩上,站定演奏姿勢。「夏洛特,我要妳好好地聽完這首曲子。」

  (看看你自己,凱倫貝克!你正要為你、也為這女孩帶來無法挽回的災厄!)

  「因為我只把祂獻給妳。」

  (安靜,札吉。只管給我妳的聲音,閉上妳那多話的嘴。)

 

  演奏開始。

 

  他永遠記得。

  記得在那個時候,曾經沒有絕望能夠沾染她的純真。還沒有絕望能夠沾染她──是他與他的惡魔帶來了所有黑暗。

 

  「好聽嗎?」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也被風吹遠,獨奏者開口,溫柔但無情地問。

  確實好聽。按照原本的打算,自己應該要衝向前去,毫不猶豫地抱住她最最重要的老師,然而剎那間,夏洛特只覺得面前熟悉的人變得陌生,無比陌生、無比遙遠。在這樣莫名的害怕裡,有另外一種與之截然悖反的心情悄然竄起:她竟然同時覺得這樣的老師才特別真實。

  「老、師……?」

  被喊作老師的男人給了她一個安撫性的微笑。「別害怕。」

  在男人的視線引導之下,她因為抗拒而顫抖的纖細手指還是慢慢照著男人的期望向上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為什麼害怕,但這份困惑沒有持續太久。

  她的手終於碰上了花圈,旋即追來的影像震撼了她清澈的雙眼。

 

  花瓣枯萎、青草枯黃。

  前不久仍然盛開的生命如此輕易地從她的指間滑落。

 

  女孩看向男人,想要尋求哪怕一絲的安慰。男人只是靜靜地朝女孩走來,讓女孩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後退。然後男人開口──一如往常,那麼懂得她的不知所措──語氣沒有任何起伏。

  「這就是我要送妳的第二個禮物,夏洛特。」

 

  「老師,我不明白……」夏洛特的聲音聽上去泫然欲泣,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今後妳有很多時間。妳和我一起,妳會、而且妳要慢慢懂得。」

  他將她抱入懷裡,她只是不住地發著抖。

  此刻凱倫貝克明白自己已經成功。這個女孩純白的心靈已經染上第一個異色,此後一生都無法抹去;他同時明白另一件事情,即她仍然是良善──而凱倫貝克一點也不著急。

  「沒事的。」

  恢復成夏洛特所熟悉的那個自己只是一瞬間的事。

  他低聲安慰他的女孩,如此容易便重新取回她的信任,清楚感受到她在他懷中不再壓抑地哭起來。

 

  這才只是這個世界的一小部分面貌。他要向她揭示的是更大、更多的真實。

  而他一點也不著急。

 

∮∮∮

 

  「夏洛特。幸福和快樂,妳想要哪個?」

  「只能選其中一個嗎,老師?」夏洛特乖巧地抬起頭問,眼神疑惑但仍天真。

  「是的。雖然遺憾,但它們畢竟無法被同時擁有。」像正開導著心愛的、懵懂的學生那般,凱倫貝克說道,輕聲細語且緩慢。

  「它們不一樣嗎?」

  「幸福是和我走,我們會一起離開這裡;快樂則是妳將與我就此分別。」

  「分別……什麼時候再見面呢?」陰霾蒙上夏洛特的雙眼,她並不明白老師為什麼說這些話,只知道他的話語必然屬實。老師從不跟她開玩笑,從來不曾。

  凱倫貝克搖了搖頭。「我們永遠不會迎來那一天的。」

  「那麼,我要跟著老師去任何地方。」

  「不是這樣,妳誤會了。我要妳自己決定,夏洛特,我並不需要你陪在我身旁。這些幸福跟快樂只和妳一個人有關。」

  「這就是我的選擇。」她的堅定忽然大放異彩,不容質疑,使他寬慰。

  他深不見底的眼神沉靜下來。

 

  「那麼走吧,我的女孩。雖然就在剛才,妳已永遠失去抱我的最後一次機會。」

  凱倫貝克的這番話刺傷了夏洛特,她能感受到老師的怒意,卻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為此驚惶不已──但凱倫貝克冰冷無聲地看著她的無助,良久良久,最後他逕自唱起久遠的熟悉歌曲。於是夏洛特落下淚來,她沾著淚水的眼睫毛濕透了,代替話語把她的心傳達:「老師,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靜靜聽著夏洛特努力不要顫抖的聲音,凱倫貝克心裡明白,就如自己當初所希望的那樣,她真的已經長大,(她不再是純真無邪的小女孩。)而他就是那最後一個的推手,(自己是殺了她。)至關重要。(何等致命。)

 

  於是當夏洛特再次詢問,漸漸隱藏不住聲音裡的徬徨時,獨奏者醒悟到就算回頭,也再沒有任何道路能讓他走。

  獨奏者確定自己聽見了札吉的笑,嬌媚且驕傲地迴盪在他腦內。打從最初,這一切便是那真正的惡魔設計巧妙的圈套,而他還縱身跳入,就這樣順著札吉所願,成為他們完整的一員,他原先堅守的那些全都開始分崩離析。

 

  「我們終於心意相通了,凱倫貝克。我好高興吶,真的好高興──」

  「札吉,這裡沒有妳說話的地方。」他輕輕說,隱忍自己冰冷的怒意。

  這卻逗得惡魔放肆狂笑起來。

  「你生我的氣嗎?我可是警告過你了呀,這是你自己鑄下的錯,怪不得我喲。」

 

  但那對他及他們的命運而言都已不再重要。

 

  牽起他的女孩,他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從容。

  「來吧,我的女孩。捨棄我給妳的名字,果決地將它扔在身後,然後專心為我唱所有關於生與死的歌。」

 

  妳知道善良與邪惡一點也沒有不同。


评论(1)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