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偵探博士]Bon Appétit

  沃肯難得中斷手邊的擺盤工作,替難得前來的男人開了廚房的門。

  那是某一個平日下午──禮拜三還是禮拜四?不可能是禮拜一,那天他總是累得沒空來看看他──自己名義上的頂頭上司在不尋常的時間抵達餐廳,嘗試把他從廚房裡喊出來卻被他拒絕,語氣溫和地趕出廚房。

  沃肯沒想到的是,待他不慍不火地將晚上的主菜章魚燉煮、切片、最後冰鎮起來後,廚房門外守著他的是一個棕髮男人,竟然正隻身站著等候。此情此景的既視感與違和感過於強烈,忽然就將他的思緒拉回許久以前,和現在比較起來簡直難以置信,他這位沒有半點架子的上司,大衛‧布朗寧,曾經在他面前露出那樣茫然的表情。

  「啊,忙完了?」這麼詢問的時候布朗寧沒有看向他,隔了半晌才轉回視線,心虛地擺擺手,將顯然是剛叼上的菸捲收入胸前口袋裡。

  沃肯點點頭,「抱歉。」

  「不要道歉啊,每次你這麼說我都渾身不對勁……」歪著頭搔了搔後腦勺,布朗寧聳聳肩,表示他早已習慣沃肯一開始工作就不理人的習慣。語句裡頭不帶褒貶,他總會在這種時候扎實地做出讓人信服的不自在表情,儘管沃肯心知肚明那過度誇張了,卻總是有效。

  「嘛,不如說你這麼快結束讓我嚇了一跳。」

  「剩下的晚上再處理就可以。」沃肯回應,接著直奔自己的疑惑:「你今天是一個人來。」

 

  布朗寧不是別人。他立刻明白沃肯的言下之意,不置可否地再度聳肩。「最近都沒什麼特別需要關照的大客戶入住,何況現在也不是用餐時間,沒道理這時候還帶人來打亂你的工作進度吧。」

  「你還是可以帶一些可能對飯店有幫助的客戶過來。」不同意布朗寧的觀點,沃肯如是說道。與布朗寧共事多年,他深知他有著怎麼樣的本領,這點事情不可能難得倒他。

  這個男人之所以能一路晉升並穩坐飯店經理寶座絕非幸運使然(實際上他是個幾乎和幸運沾不上邊的男人),有關他能力的傳言也不是空穴來風──雖然行事上說多低調就有多低調,布朗寧看人的直覺在這業界仍然相當出名,他總有辦法嗅到風向,先其他人一步看出誰將對飯店的營運有重大影響力,然後巧妙地拉攏那些勢力。

  外頭對這樣的存在自然不全是好的評價。「不過就是靠運氣,跩什麼跩」、「鼻子這麼靈怎麼不去幫忙找失蹤貓狗啊」之類的酸言酸語從沒停過,然而沃肯從來不聽。

  因緣際會下,沃肯曾在無意間見識過大衛‧布朗寧的交際手腕。談吐稱不上華麗,反而因為這樣更顯高超。他的聲音裡頭有某種懇切,某種雖然慵懶、不可靠,卻讓人放鬆下來,反過來覺得「這樣或許也不錯,就試試看吧」的氣質──就是抓準那關鍵的時間點,他能精確捕捉到那瞬間,進一步開始毫不退讓的遊說與非常高明的討價還價。

  後來居上大不易。當下沃肯便為此暗自敬佩,絲毫沒有想過自己後來竟然也會進入他所在的飯店擔任主廚,就此成為他最大的利器。

 

  「不會有人拒絕下午茶邀約的。」像被自己的思緒鼓舞了一般,沃肯抬起頭,又一次肯定地說。

  殊不知聽見他這麼說的布朗寧迅速垮下臉來,整副五官全散發出強烈得彷彿能夠聞到的苦味。「哈哈,沃肯,不好笑。不會有哪個正常男人接受來自我的下午茶邀約的。」

  「是這樣嗎……?」

  「百分之百。何況你的名氣也是建築在西餐之上,而不是什麼烘焙啊。」

  沃肯獨自想了想,最後不得不承認確實就是布朗寧說的那樣。但新的問題隨之而來,他益發不解地看著布朗寧。「那麼,在這時間跑來找我有什麼事?」

  一句平凡無奇的問句惹得後者一陣嗆咳,費好一番勁才勉強止住。「啊哈哈、這個嘛,也沒什麼……」

  「布朗寧。」

  「──對不起。」

  「換你和我道歉了嗎?」沃肯失笑。

  布朗寧一窘,下意識又要掏出菸來點起,幸好最後及時收手,不致使沃肯溫和的眼底露出銳利。

  「……知道了,我說就是。我有事情拜託你。雖然這個請求有點厚臉皮,還請你務必答應我。」

 

※※※

 

  偶爾,看著布朗寧那頭亂糟糟的頭髮挨著自己時,沃肯會擅自失笑起來──那實在不像是從事飯店行業者會選擇的髮型。雖說大衛早已不是第一線的客服人員,每次有新人進來,他總是堅持親自替他們進行員工訓練。而沃肯永遠都很享受布朗寧進行自我介紹,說起自己是這飯店的經理時(通常是夾雜著嗯跟啊的短短一句話),新人們一張張如出一轍的不可置信表情。

  不用思考也知道這些人瞠目結舌表情下的那個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奈何大衛就是不在意這些質疑的眼光,而自己也早在不知不覺間看習慣了這樣的他。

 

  自己早在不知不覺間看習慣了沃肯。

  因著第一次正式見面對布朗寧來說過於衝擊,他著實花了很長時間才從那樣的驚嚇裡平復過來。自己以他所任職的這間飯店為傲,然而始終沒有放棄讓它變得更好。他厭極麻煩事,久而久之竟練成不凡的本事:他能與各式各樣的人交涉,無論對方身分有多麼尊貴,他都有辦法在一次次的交際中逐漸轉守為攻,從中獲取盡可能多的益處。

  然而他總覺得不足。

  在一次偶然機緣之下,他沒逃過總熱情地說要請他吃飯的三位下屬(憑藉平時相處經驗,布朗寧認定那毫無疑問是一場鴻門宴),勉為其難地接受那一次後,見識到了他從未見過的技法。

  當下他什麼都沒明白過來,唯有味蕾活躍得發狂。後來他堅持留到那間小餐館關門,見上主廚一面,詢問了他的大名後親自向他致上深深的謝意。

  事後多日,布朗寧才恍然大悟,他們的飯店正是缺了一名主廚。

  他們擁有許多好的廚師,然而這都不夠。

  只有沃肯是完美的,他如此堅信──所以布朗寧想都沒想過,真的有這麼一天,那名如天使般烹飪著的男人會來到這個場所,與自己並肩。

 

  大衛‧布朗寧無懈可擊的記性使他從來沒有忘記沃肯的各種模樣。

  很久很久之後,布朗寧才就著夜景的氣氛,不太自在地告訴沃肯,自己早就見過他全神貫注煮食的模樣,然後吃驚地聽著後者訴說他也有相同經歷。

  是那一刻起他相信,或許他擁有著比誰都要巨大的幸運。

 

  「我需要你幫忙我。請告訴我西餐的知識……越詳細越好。」

  他這麼說了。清楚沃肯會提出共進晚餐,直接進行教學的想法,屆時自己就能光明正大答應下來,完全不必要害臊。

  所以他又怎麼可能承認,自己之所以挑在這個時候,獨自一人前來找沃肯幫忙,和商業利益一點無關,純粹是他迫切地希望能在兩人交疊起的百忙之中抽出那麼一點點時間,和沃肯來場像樣的約會?

 

※※※

 

  那是某一個平日夜晚。

 

  「你知道的,沃肯。」替沃肯拉好座位後,布朗寧在他對面坐下,不太確定地對他說。「這算不上約會──我是說,如果你比較希望這樣的話,你完全可以把它當成純粹的公事來看。」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公私分明。」

  「我也不知道……不對,應該說是我才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調侃我了才對吧?」布朗寧苦笑,最小幅度地拉扯著綁得太緊的領結。他開始認真考慮起以後是否要讓沃肯遠離他與商界人士對談的地方,一來不讓沃肯繼續吸收那有害的思考方式,二來也省得老是有人想打沃肯的主意。

 

  而坐在他對面的沃肯在他忙著和自己的思緒打架時,輕易看破了他的疑慮。於是卸下廚師服、換上西裝的他露出優雅微笑,從容地朝他舉杯。

  那真的使大衛的侷促不安大大改善。

 

  「這是Apéritif,今天選了口感清爽的雪利酒。Bon Appétit。」

  「唔啊……嗯。」

 

  然後沃肯忽然想起。

  啊。

  ──今天確實是禮拜一呢。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