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偵探博士]情人未知

  傾刻之間,大衛.布朗寧竟然覺得自己心臟深處湧起了一陣不適,若非捧心這樣的事在他想來實在是太過女性化的舉止,指不定他現在就會雙手往胸口摸去,然後緊緊地揪住。

  因為那樣的感覺不止疼痛,而帶有酸楚。

  因為在此之前,他未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那個同時身為自己的搭檔與心上人的男人竟能以這樣哀傷的方式令他的世界一陣地轉天旋,既輕浮又帶來痛楚。


  「沃肯,拜託。」從齒縫間艱難地擠出字句,布朗寧很是勉強地看向面前的男人,那對眼神困擾得彷彿像在看著什麼不速之客一般,和以往有大不同。「我沒求過你什麼,但只有這個、只有這一次,我能不能求你別這麼對待我⋯⋯」

  「嗯?」似乎被布朗寧這次太過詭異的哀求聲給震懾了,原先背對布朗寧的沃肯這才轉過頭來,眨了眨眼睛,雖然確實地予以回應了,卻仍是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雖說從布朗寧開口直到他轉身,這之間也不過是僅僅幾秒鐘的時間,然而對於布朗寧的異常與他的哀求,做事從不含糊的沃肯可也已經考慮過無數個可能性,無奈任憑他怎麼想,一時之間竟也得不出個答案。

  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做了什麼,只能被動地以眼神詢問,等待那仍然滿臉哀戚的男人主動把答案說出口。


  幸虧布朗寧總是不會讓他等待太久——無論那原因是不願讓自己等待,抑或根本是他自己缺乏耐性,都是件值得慶幸的事,沃肯想。


  「⋯⋯啊啊啊,我鼓起很大的勇氣才開的口,結果你就這樣把我的話打斷了?快別折磨我了,這一點都不有趣——」布朗寧發出哀嚎,似乎對事情的發展感到有點不敢置信,接著便看見沃肯的眼底出現更濃的疑惑。

  他嘆了口氣。其實眼前的情況有哪一樣是他沒預料到的?之所以做出這樣浮誇的表現,也不過是因為他實在不想承認自己真的就這麼悲慘罷了——只是任憑自己怎麼躲,該來的還是會來,到底躲不過啊大衛.布朗寧。他苦哈哈地想道。「好吧,給我幾秒鐘時間。我重來一次就是了。」

  「——好吧。我剛剛要說的是,求求你別這樣對我。再這樣下去我搞不好會死的,沃肯。我是說真的。」


  「什麼?」沃肯一愣。布朗寧口中的「這樣對他」是⋯⋯哪樣?又為什麼會死?

  這下他遠不只是感到疑惑了,準確的說,此刻的他完全無法理解面前這個男人所說的任何一個字。雖然自己早就習慣布朗寧有的時候會毫無預警地說些瘋言瘋語,然而那通常只出現在他認真辦案的時候,換成像現在這樣,面對著自己卻仍然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這種事情以前哪裡發生過?

  「正確來說,」布朗寧正色,言語中卻還是透著明顯的哀慟:「不要再捏你手中的那個屬於我的東西了,放下他吧,算我求你。拜託。他已經夠扁的了。」

  沈默數秒後,沃肯暗自在心裡嘆了口氣。毋需低頭看自己的手,他也完全知道布朗寧在說什麼了。

  只不過,會要他的命⋯⋯嗎?

  深知自家搭檔的經濟狀況的自己聽著這話,竟然覺得那一點都沒有誇張,反而有些開始同情起對方來了。眼底流露出歉意,沃肯將手中的東西拋回給布朗寧:「抱歉。喏。」

  「啊!」孰料布朗寧再度發出一聲沈痛的大喊。


  「怎麼了?」沃肯皺了皺眉。不知怎地,他總覺得今天的布朗寧似乎特別⋯⋯奇怪?種種反應都太不尋常了,簡直換了個人似的。想到這裡,沃肯才注意到,布朗寧今天的衣著風格和過去似乎也不太相同。

  他可是連潛伏進貴族舞會都會因為服裝露出破綻(每一次都是沃肯替他解了危機),見委託人頂多西裝外套一套就算正裝的那個大衛.布朗寧啊。這個只懂推理不管社交的偵探哪裡懂得這樣認真地打理自己的外表,至少認識對方以來,他可不記得布朗寧曾經像現在這樣一絲不苟地穿好一整套的西裝、整齊地打上領帶,更別提還擦了皮鞋呢。

  事情不對勁到了極點。

  要不是自己實在太熟悉這個男人的一切,就是他現在把對方給錯認成陌生人也不奇怪。


  「沒有沒有沒有,只是我還得靠它撐到月底呢。你這樣隨隨便便的一丟,讓我格外意識到這個小傢伙有多輕盈。」小心翼翼地倒出錢包裏頭僅剩的幾個零錢,捏著在沃肯面前晃了晃,布朗寧一邊痛心地說,一邊露出苦哈哈的笑容。

  「你這個月的手頭真不是普通的緊。」沃肯搖了搖頭,「前陣子不是才解決了一個大的委託?柯布先生那邊的。難不成還沒收到報酬嗎?」

  聳聳肩,布朗寧的表情顯得非常不樂意:「收是收到了,但只有最一開始那筆訂金而已。這個事件可還沒結束,他們不會給我全額的。」

  「我以為你會騙他們你已經解決。」沃肯揚眉。

  「我哪敢啊,你以為柯布是誰,要是騙了他,指不定哪天我這條命就突然沒了⋯⋯還是你覺得黑道組織的當家有可能是吃素的?」

  「凱倫貝克先生的委託呢?」

  「別提他了。」聽到凱倫貝克四個字時,偵探的肩膀明顯垂得更低了。「他送了我兩張他的獨奏會的門票。兩張都是貴賓席。然後面帶笑容地跟我說這是酬勞,雖然貴重了點,還是請我務必收下⋯⋯這個月其他委託的後續發展,你還有興趣繼續聽嗎?」


  「⋯⋯你今天陪我一起吃晚餐吧。是新開的餐廳。」實在是不忍心再聽下去,沃肯再度搖了搖頭,然後發自內心地對布朗寧提出邀請。雖然原本是音音夢約著自己今天要去吃的,不過他怎麼樣都無法拋下這樣的好友不管,自己一個人去吃大餐。

  更何況布朗寧在聽到他這麼說之後,那雙如死灰一般毫無生氣的雙眼立刻就充滿了活力,顯然非常高興的樣子。跟音音夢的約就下次再赴吧。沃肯想著,打了通簡短但充滿歉意的電話給音音夢說明情況後,提起了自己的公事包。

  跟餐廳的約是六點半。二十分鐘後,再晚可能就要遲到。這麼想著,沃肯轉身就往大門走去。

  「走吧。」

  「等我一下,沃肯。」後方的布朗寧追上來,而後將他總是習慣圍著的那條黃色圍巾繞到了沃肯白皙的頸子上。「好啦,可以走了。」


  沃肯一怔,然後露出淺淺的笑容,說了聲謝謝。


  「那句話是我要跟你說的吧?如果不是你,我就要饑寒交迫兼孤單寂寞地度過今天了。想來真夠悲慘。」努力地把雙手搓熱,布朗寧隨口說道。

  「孤單寂寞?」沃肯疑惑地看向走在自己旁邊的偵探,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說出這樣感性的詞來。然而布朗寧只是簡單地用一句「沒事」打哈哈就算帶過了,沃肯也不追問,想了想之後倒是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你今天穿得特別正式,布朗寧。正式過頭了。」

  「嗯?你說這個嗎?」布朗寧苦笑起來,拉起領帶和西裝的領子,強行隱藏起自己的慌張。「這是那個、凱倫貝克送我的。對。他說去聽他的獨奏會不能穿得隨便。」

  「原來如此。」沃肯點頭,這一次同樣沒有追問。


  他所不知道的是為此布朗寧鬆了多大一口氣。


  早就猜到你會開口請我吃飯了,大衛想,正確來說這還是自己的計策促成的局面。雖然自己還沒有錢請沃肯吃大餐,不過總有一天會存到的。可是在那之前,他還是很想跟沃肯共進今天的晚餐,逼不得已只得出此下策。

  都已經這樣了,他總不能還穿得奇奇怪怪陪沃肯去吃飯吧。畢竟今天可是——


  情人節啊。


评论(5)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