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BH6][弟兄]THERE, THERE

  「Baymax?」

  「……Hiro。」


  聽見Baymax的聲音時,Hiro忽然想哭。比起失去Tadashi那時候,他已經變得堅強許多,堅強得他再也沒有讓親朋好友們掛心過。

  大英雄天團的成員們可全是他和Tadashi共同的朋友啊,如果Tadashi是讓他們安心的存在,那麼自己沒道理要做一個讓他們放心不下的小孩。他進入了哥哥和那群好友們就讀的學校,在他們的幫助及自己的努力之下,儘管和他們學習的是同一個年級的課業,Hiro仍很快地就跟上了課業進度。

  他的指導教授好幾次問他要不要選擇一個他專用的研究室,他總是面帶婉轉的微笑,輕輕搖頭。

  「你知道的,Hiro。我們一直都替你保留著Tadashi的研究室。你的能力我們審核過了,只要寫出一份好的研究計劃,通過私人研究室申請是毫無疑問的事。」

  「非常謝謝教授的好意……但是,請再給我一點時間。等我做好準備,我會主動向系所提出申請的。」

  「是嗎?那麼,隨時來找我。」

  「謝謝教授。」

  看著教授聽見他答覆時的神情,Hiro知道教授認定自己終究還無法走出失去Tadashi的陰影。他笑了笑,低下頭去繼續研讀就他們這個年級而言也算艱難的書籍。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所言不假,確實他也希望能夠儘早進入Tadashi的研究室,然而他還在等待。


  然後,在Tadashi生日的前一天,他正式向教授遞交了他的研究計劃,提出了申請。

  「我想是時候了。」

  「突然的為什麼呢?」教授一臉驚奇地看著Hiro,接著彷彿想到了什麼,翻閱Hiro的研究計劃後,自己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額頭並說道:「噢!我怎麼會沒想到?當然是這樣的,當然是!我很抱歉之前那樣催促你!沒問題,我會替你安排好。明天你就直接進去吧!」

  「謝謝你。」在教授突如其來的擁抱之中,Hiro露出靦腆的笑,也伸出手輕輕回抱住對方。他的教授沒有食言,在當日他離校以前便將研究室的鑰匙給了他。

  「你的研究計劃非常出色——就跟你的哥哥一樣。它是你的了。並且這是你應得的。」

  「非常謝謝!」Hiro知道自己對教授道謝時興奮的模樣被那時陪在身邊的GoGo及HoneyLemon完全看在眼底,然而他一點也不在意——更何況她們在那當下一個毫不猶豫地撞了撞他的胸膛,另一個則高興地邊尖叫邊抱住了另一個女孩,兩個女生都表現得遠比自己還要激動呢。

  這些人總是和他聊Tadashi在學校的事,在那之中,有些是自己所熟悉的哥哥,有些卻是自己不知道的面向。他們及他們的話題都令Hiro感到溫暖,他早就不像從前那樣把他們拒於千里之外了。


  隔天Hiro起得非常早,手放在口袋裡翻來攪去,儘管早就查看過無數次鑰匙是否安好地躺在口袋之中,他仍然忍不住要再一次、又一次地去確認。

  實際上那些研究室普通時候都是使用者自行設定了密碼的,鑰匙的存在不過是應急用,全都鎖在系所辦公室裏頭,被限制著只有一種時機才能取出來用:即是研究室要換使用者之時。那鑰匙成了一種交接,一種認可,利用鑰匙打開研究室的門,而後設定密碼的那一瞬間就證明了使用權確確實實屬於自己。

  Hiro不曾問過Tadashi的密碼,卻也是沒機會問。

  可是他完全知道自己將要輸入的密碼會是什麼。


  握緊了鑰匙,他深吸一口氣,轉動鑰匙孔。

  研究室的門應聲開啟。


  環視了一圈,Hiro確定這裡就跟上次Tadashi帶自己來看的時候一模一樣。擺設的物品、擺設的位置。陽光從窗子灑進室內,顯然研究室有著自己的清掃系統,他看見桌面以及所有的櫃子上都相當乾淨,甚至沒有積上任何一點灰塵。

  就像研究室的前任主人總是會做的那樣,他於是也把帽子掛到了掛衣架上。

  「生日快樂,Tadashi。」他輕聲說道,對著那頂棒球帽微微一笑。

  我很努力地在學習。

  你所想讓我見識的技術、想讓我學習的知識,我一樣不漏地見過了、學會了。

  所以我在今天重新進來到了這裡。


  將研究計劃往桌上一放,Hiro轉身打開了從家裡搬來的紙箱,裡面放著的赫然是他給Baymax做的那套裝備的右拳。非常巨大,但並不怎麼重。他一個人還有辦法拿出來,搬到窗邊的櫃子上去。

  「雖然要從零開始,不過就做吧。你也是從零開始的啊,Tadashi。比你還聰明的我絕對沒問題——至少我不用煩惱取名的問題了。」放下後他拍了拍手,盯著那僅存的回憶殘骸,Hiro喃喃自語道,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和裝備碰了碰拳頭,嘴裡發出Baymax學習的奇怪聲音。

  便是那個時候,他瞥見了綠色的晶片。

  Baymax的靈魂,Tadashi的心意。

  他忽然發現即便到了現在,Tadashi仍然未曾離開過他——Baymax亦然。


  清晨的微風從半開的窗子吹進來,研究計劃的封面被吹開,翻到了第一頁去。

  那上面只寫有Hiro幾個稚氣未脫的字體,簡短但清楚。


  「計劃目標:重啟Baymax。」


×××


  「你再不睡會變笨的,到那個時候,我完全不會同情你。」大半夜裡給Tadashi送去一杯冰涼的果汁,Hiro靠著桌子,在自家哥哥明顯變得渙散的眼神前晃了晃手。


  「——噢!噢,嗨,Hiro。」Tadashi這才回過神來,對Hiro笑了笑,接過果汁的時候卻不是直接喝起來,而是先把杯子往額頭上一貼,發出舒服的一聲嘆息。「謝啦。」


  「你到底在搗鼓些什麼,Tadashi?」拿起桌上一個細小的零件,Hiro瞇細了眼睛觀察著零件上頭的迴路,看了半天後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把零件放回桌上,接著便看向Tadashi,擺出一副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表情。


  「忙著超越你的聰明才智啊,弟弟。」Tadashi說,把Hiro剛放下的那枚零件拾起,捏在指縫間轉啊轉的。

  「——等等等等,什麼?」Hiro瞪大了雙眼。然後就聽見Tadashi大笑。明白了他的哥哥只不過在開他玩笑之後,他沒好氣地拍了Tadashi的背一下。「哈哈,那還真是好笑哩。」


  「嘿,好啦。」用手肘撞了下Hiro當作反擊,Tadashi的嘴角勾起,是他平常時候的那種笑容,接著他不厭其煩,第無數次地回答了早就說過成千上萬遍的回答:「展覽會,我以為你應該早就聽膩了我的這個答案?」

  「對,我聽得超膩的。但這麼多次下來,我就是搞不懂你為何把這件事看待得這麼認真。」Hiro聳聳肩,「那種宅宅學校到底有什麼好?我是說,你知道的,你不懂的事情我可以教你。大費周章地考進那所學校根本沒意義嘛。」

  「嘿、嘿,說話謙虛點,天才!」Tadashi眨眨眼、搖搖頭,伸出手去就是把Hiro的一頭亂髮給揉得更亂。

  「聽著,我知道你很聰明,但是你也必須承認,在某些事情上,還是有許多比你還要厲害的人存在著,好嗎?更何況,還不止這些!進入這所學校以後,我能利用學校的各種資源,可以做各種我想做的研究,把各種不可能變成可能!看,聽起來很棒,不是嗎?」

  再度聳了聳肩,Hiro不置可否,但隨手從口袋裡掏出吸管,插入那杯自己拿來的果汁中擅自喝了起來,直到Tadashi叫著留一點給他時,他才笑了笑,咬著吸管往後退開了幾步。

  「你確定不讓我幫你嗎?那樣一定會比你自己做還要快很多。嘛,算了,不管你啦——早點弄完呀。你老是不顧一切地弄這些,這段時間裡Cass阿姨吃了多少個杯子蛋糕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已經幫你擋下好幾次她的抓狂了,再這樣下去我可不管了。」歪著一邊叼著吸管讓吸管上搖下晃的,Hiro口齒不清地說,並朝他的哥哥揮了揮手。

  「知道了,大天才——」


  「嘿,Hiro!」

  Hiro才轉過身,Tadashi立刻就出聲把背對著的他喊住。「幹嘛?」

  「早點睡。小孩子這種時間不睡,當心再聰明也不夠你變笨哦。」

  「呿,這種事才不會發生呢,不用你擔心!」


  背後傳來Tadashi心情愉悅的輕笑聲。一面往吸管裡吹氣,Hiro一面晃回房間去了。


  好不容易,他才終於等到Tadashi忙完展覽會。


  「走快一點!這個時間遊樂園裡一定已經擠滿好多人了!雲霄飛車!高速飛艇!激流冒險!噢,Tadashi,別磨磨蹭蹭的了,走快點啊!」拼命地催促著Tadashi,Hiro的嘴裡不住地嚷嚷,既是為了就近在眼前的遊樂園感到興奮,也是為了他們太晚抵達而感到焦急。

  他知道Tadashi昨天才剛結束入學展覽會,也知道在那之前Tadashi耗費了多少心思與時間在準備這件事上頭。Cass阿姨一直要他別那麼著急著叫Tadashi帶他來遊樂園玩,他卻認為她有所不知。

  實際上也是如此,儘管Hiro的年紀仍然輕得任誰來看都只會覺得他是個孩子,他對遊樂園也很早就失去了興趣。真正吸引他的是在這樣的地方總是有著各式各樣的大型機械,全都運作得精密且準確,得要一同完美地運轉起來才能成為這個帶來歡笑的地方——喔,至少是給小孩子帶來了歡笑,Hiro想。


  「嘿,Hiro,慢點!跑得太快的話當心你自己一個人走丟了。」Tadashi揚高了音量提醒道,而後搖了搖頭,知道有很大的機率對方根本不會把他這句話往心上放的,儘管如此,他卻也不會因此對他發怒——自己的這個弟弟實在太久沒有提過「帶我去遊樂園玩」這樣和他年齡相符的要求了,他自然樂意陪著他來,並且把他能玩得盡興這一事項看得比什麼都還重要。

  「那麼你該加快速度跟上我!」Hiro笑道,不再出聲催促仍然不緊不慢地走著的Tadashi,而是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往前走。

  自己之所以想來的真正原因?那當然是這個恐怕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笨蛋。

  為了展覽會,他實在忙碌得太久了,而Hiro從沒弄懂過那到底有什麼重要,也一點都不想搞懂。Hiro看過展覽會的網頁,那上頭有歷屆被錄取學生的作品,然而在他眼裡,這個不知道有什麼意義的展覽會也不過就是一群人展示自己究竟有多麼弱的平台罷了,最多最多,充其量也只能算Tadashi很重視、所以剝奪了他和Tadashi相處時間的聚會——管他的,反正還是爛透了。

  現在這件事情終於要告一段落,他都不知道心裡有多高興,計劃了遊樂園之旅多久呢!為了今天,他早在大約一兩個禮拜以前就把他的想法對Cass阿姨說了,說是希望能拜託Tadashi帶他來玩,這樣也不會影響到咖啡廳做生意。

  幸虧Cass阿姨是非常信任他們兄弟倆的,遊說的過程相當順利,最後就演變成現在這樣:展覽會結束的隔天一大清早,Tadashi就被Hiro給挖起床,一路直奔遊樂園。


  「哇,Tadashi,我覺得那所學校一定會收你進去的。因為你真的快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宅宅了耶,慢吞吞又懶洋洋的!」

  一邊說著,Hiro一邊轉了個方向往人群密集處擠去找縫隙鑽,弄得跟在後頭的Tadashi一臉無奈,卻又是寵溺地沒有阻止。開玩笑地說了句「你剛剛那句話讓我受傷了噢!好吧,我可能是你口中的『宅宅』沒錯,但我可不懶!」後,Tadashi便全副心神專注起來,不斷嘗試著想加快前進的速度,好讓自己能夠不跟丟這個「走得很快」的弟弟。


  在Hiro看來,事情進行得相當順利。

  他拉著Tadashi逛了一圈,又坐了幾項最新科技的遊樂設施後,便讓Tadashi幫他買齊了各種他喜歡的食物——他發現Tadashi甚至連自己不小心漏掉的幾項都買了——找了個地方兩人齊齊坐下,準備要一起大快朵頤。

   「這個給你,Hiro。」Tadashi說著,遞了一份可麗餅過去。Hiro接過後,摘下頭上戴著的棒球帽,稍微伸長了手,將其戴到Tadashi的頭上,並將帽子的方向轉了轉,直到它能夠完美地替Tadashi遮住正午時分的熾熱太陽光為止才心滿意足地吃起可麗餅。「喏,我用這個跟你交換。」


  「可麗餅裡的香蕉掉出來囉,你的那份。」

  「少蓋我。」

  「真的,在你的褲子上。」

  「誰相信你誰是傻子。」

  接著是一片靜默。Hiro這才驚覺不對,通常Tadashi這樣安靜地笑時就代表——「噢,不!」

  Tadashi笑了好一陣。雖然他即刻就把衛生紙給了Hiro,仍然沒有使後者消氣,從他笑著笑著笑出了眼淚,到他把眼淚給擦掉,再到他用手肘撞了撞Hiro,Hiro都仍然是那張覺得自己糗斃了的臉。

  「你應該相信我的。」Tadashi眨眨眼。Hiro則沒好氣地看著他:「喔,閉嘴啦。」


  接著,Tadashi毫無預警地這麼說了:「——呃,Hiro?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什麼?」

  「你看那裡。」他指指不遠處。映入Hiro眼簾的是一棵大樹、卡在大樹茂盛枝葉間的紅色氣球,以及正在樹下不知所措地哭泣的小男孩。於是Hiro立刻就知道了Tadashi的意圖。他皺了皺眉,「他的父母會再買一個新的給他的——呃,應該吧。爬樹很危險。」

  「不會啦。總得要有個人去幫忙!」Tadashi眨眨眼說道,才剛說完他已經站起來,動身往那邊跑去,手腳利落、三兩下就爬到了樹上。幫忙解下氣球後,他一手捏著繫著氣球的線,小心翼翼地在樹上轉了個方向,然後跳下。

  氣球跟人都安全落地。面帶笑容,Tadashi把氣球交給了小男孩。

  等他回到原地去找被自己扔下的Hiro時,他發現Hiro已經不見了。起初他以為這是弟弟報復性的玩笑,也不在意,直到他在附近都晃過了仍然不見Hiro蹤影時才真正緊張起來,將找尋範圍擴大了一大圈,步伐也在不知不覺加快了許多。


  最後Tadashi在賣冰淇淋的地方找到了他,見他剛買好了一個甜筒,心裡雖是鬆一口氣卻仍是焦急地立刻飛奔了過去。在Hiro面前雙手拄著膝蓋,他大口大口地喘氣,毫不掩飾自己的驚魂未定:「Hiro!這裡離我們剛剛待的地方離得未免太遠了!你腦子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

  蠻不在乎舔著冰淇淋,Hiro就這麼晃過Tadashi面前:「看,我能照顧好自己。或許你應該嘗試著來遊樂園打工,這裡有很多需要你『幫助』的小幼稚鬼哦——。」

  「嘿,Hiro!別走得這麼快。」

  「是你的步調太慢了!」Hiro吐了吐舌。

  「不是那個意思。你的鞋帶鬆了,不繫好的話當心跌倒。」

  「哈哈,真好笑。」


  「你怎麼老是不喜歡相信我啊?我說的可是真的——噢,好吧。」這邊的Tadashi話還沒說完呢,一面往前走一面說著話而分心的Hiro已經先一步踩到了鞋帶,狠狠地絆了一下後跌跤。無奈地搖了搖頭,Tadashi朝撇開了頭的Hiro伸出手。「下次記得要相信自己的哥哥啊。沒事吧,Hiro?」

  「多管閒事!我都說了我自己能做到!」揮開了Tadashi伸過來要扶他起來的手,Hiro坐起身,自顧自將鞋帶重新綁好。

  一抬頭,Tadashi的手卻是還停在那裡,動也沒動過。這次換成Hiro搖了搖頭,伸出手去握住Tadashi的,趕在Tadashi能夠將他拉起前,卻是Hiro搶得了先機,先一步把他也拉倒在地。


  「喂喂,Hiro?你在幹嘛呢。」Tadashi一頭霧水地看向Hiro,雖然Hiro的動作唐突非常,他詢問他的口氣卻一點也沒有責怪的意思。

  「這樣的高度,你比較好幫我綁鞋帶吧?」

  「我說你啊……」


  「吶,Hiro。你覺得我會順利考上嗎?」Tadashi突然問。

  「噢,拜託。有點自信!你一定沒問題的。」瞄了眼掉在地上的冰淇淋,Hiro說道,咬了口甜筒餅乾,然後毫不意外地看見Tadashi笑了。


×××


  請輸入研究室密碼。


  「SHTP」


  Someone Has To Help.


  密碼正確——歡迎進入研究室,Hiro Hamada。


×××


  “……Ouch?”


  “Hello, i am Baymax, 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 On a scale of one to ten, how would you rate your pain?”


  那個瞬間,你知道自己的夢想真的實現了了。


  「我的天啊……真不敢相信你真的成功了……」Hiro偷偷抹掉了眼淚,對著Baymax露出大大的笑容。Baymax則是歪著頭看他:「你現在,很,開心。」

  「是的,是的,我很開心。我真的、真的非常開心。」Hiro說,然後神情忽然變得匆忙,一個人做出了一連串的手部動作:「Baymax,聽著,我要教你一件事情。我想讓你學會這個。先這樣、這樣,然後——」


  出乎Hiro意料的是,在自己進行到最後拳頭對撞的那個部分時,Baymax主動把手伸了過來和他的手相撞,然後發出了「哇啦啦啦啦啦」的聲音。

  「Baymax?可是……怎麼會?」

  「我有把這個加到我的照護模式裡頭。」Baymax說。


  那個瞬間,Hiro知道自己的夢想真的實現了了。

  ——或者該說,Tadashi的夢想又一次實現了。


×××


  「Hiro——我們來找你囉——!」

  「HoneyLemon?GoGo?」甫一打開研究室的門,Hiro便毫無防備地被衝上來給他一個大擁抱的HoneyLemon一把抱住,兩隻手就這麼僵在空中,頓時不知道該往哪放才好。「哇噢,你們來得真早……比我預計得要早多了。」

  「給你一個驚喜嘛!」HoneyLemon說,笑著眨了眨她那對漂亮的大眼睛。

  「哦,驚喜!是啊、驚喜嘛!哈哈!」

  「你還好嗎?」注意到Hiro的反應有些僵硬,GoGo吹著口香糖泡泡問道,微微皺起眉頭。「如果你不想去入學展覽會的話,我們都能夠理解的。可以不用勉強。」

  「沒、沒事,我好得很啊,怎麼這樣問?當然要去,哈哈,我可是超期待的!」總算被放開的Hiro連忙擺擺手乾笑道,並且轉移了話題:「對了,這麼說來,我也準備了驚喜要給你們。Fred跟Wasabi呢?怎麼沒看到他們倆個?」

  「哦,他們。Fred把Wasabi的研究室搞得一團亂,正在被失去理智的Wasabi壓著整理呢。我們就先過來找你了。」GoGo聳聳肩。

  「好吧,那麼一切就等到展覽會結束後再說吧!現在,我想我們可以出發了。」


  入學展覽會。

  Hiro覺得這一切和自己記憶中是那麼一致,卻又那麼不同。一致的是參展的人數仍然多得不可計數,作品的類型也五花八門,不同的是今年的自己已經是這裡的學生了,Tadashi也已經不在這裡。但或許世界總是這樣奇妙的,Hiro想。Tadashi已經不在這裡,他卻是到了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當年的他會如此重視這個展覽會,甚至到了說是喜歡也不為過的程度。

  這些人懷抱著自己對科技的熱情與想要實現的夢想,才聚集到了這裡。也便是這些人,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實驗,才終於能發明出各式各樣的東西,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自己以前看不清楚、想不明白的事,如今全都一目了然。


  因為Fred和Wasabi的遲到,他們逛展的時間比預計還晚,Hiro對他們說自己想到外頭吹吹風後便隻身走出了會場,站在曾經他與Tadashi並肩站過的地方,獨自一個人望著這片熟悉的景致。


  他想起就在這裡,HoneyLemon曾經問過自己,問他是否難過那時候在時間扭曲的空間裡沒有想出辦法來救Baymax,並為此深深自責。他永遠記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僅是搖搖頭,然後說道:「難過是當然的,因為Baymax很重要……可是我並不自責。」

  「Baymax完整地重現了Tadashi想幫助人的心,就跟那時候一樣……我知道我總是有辦法攔住他們的。只要我想做,我一定能夠找到一個方法阻止他們。」

  「可是,那就會深深傷了他們的心。」

  「我非常想念Tadashi。常常夢見他……他就是一個笨蛋嘛。但如果不是那樣的話,他也就不是我們大家認識的那個Tadashi了。」


  而且,我知道他一直都不是要刻意拋下我。Hiro想,夜晚的風吹上他的臉,他覺著有點冷而壓低了棒球帽的帽沿,並將外套的拉鏈拉上——同時檢查了下褲襠處的拉鏈。

  然後他微笑起來。

  就像我會永遠記得他一樣,他也永遠都不會拋下我的。


  「嘿,Hiro。」

  「嗨——你們出來得真快。」聽見熟悉的聲音,Hiro轉過身,果不其然看見四人到齊。他笑了笑,對面前的四人打招呼。他知道他們是擔心他。

  「跟我來吧!該是時候給你們看我準備的驚喜了。」


  研究室、膠帶、和一聲「疼」的大叫。

  幾樣元素拼湊起來就讓時光倒轉,熟悉的老日子彷彿回到眼前。

  Hiro面帶笑容,看著四人分別不同做出了不同的反應,知道他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也跟他一樣。他覺得非常溫暖。


  「噢,Hiro……我們本來還很擔心的,畢竟今天是展覽會……」HoneyLemon說道,儘管帶著笑容,聲音聽上去卻像隨時都可能哭出來似的那樣哽咽。

  Hiro愣了愣,忽然真切地意識到今天確實是Tadashi的忌日。他已經太久不去想這天的事情了。

  「但這已經不是一個悲傷的日子了,再也不是了。」對著GoGo等人,他誠摯地說道。「因為今天是Baymax重生的日子。而且——」

  「而且,Tadashi一直都在這裡。」四人——噢,不對,是四人加一個個人保健小幫手——異口同聲地說,然後相視而笑。


  「這之後呢?你要做什麼?」HoneyLemon問道。Hiro倚著窗邊,抬頭望著滿天星空。「這個嘛——讓Baymax重新加入大英雄天團?然後,我會發明更多能夠幫助人的東西。」

  「啊哈!酷!大英雄天團成員全體到齊,我喜歡!」Fred大叫道,冷不防又哼起那首他自己編出來的大英雄天團主題曲。

  「喔,閉嘴,Fred!你發出的聲音分貝已經到達噪音的等級了!」Wasabi說,半捂住耳朵。


  搖了搖頭,GoGo在兩個大男生又吵鬧起來的那一瞬間決定把他們扔在一旁不去管,而後走到了Hiro的旁邊。「你之想這麼做,是因為這是Tadashi的願望嗎,Hiro?」

  「不只是他的願望。這也是我跟Baymax的願望。」從口袋裡掏出了五根棒棒糖,Hiro拆開其中一根的包裝放入嘴裡含著,一邊對其餘四人笑了笑:「吃嗎?」


评论(8)
热度(66)
  1. 世界最佳基友 转载了此文字
  2. 雁雁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