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喻黃]隊長看我看我看我! 01

  G市,某條街上的某間網吧外。


  男人拉緊了帽子低下了頭,力求隱藏的功夫做到滴水不漏,幸運的是那網吧裡值班的妹子似乎不是什麼新人,瞄了眼男人竭力隱藏面容的打扮,一臉見怪不怪的表情,倒也沒給下什麼評斷。


  「咳……我要一個包廂。」男人東張西望。

  妹子向他報了價。

  「你們這隔音好不好啊?」男人掏錢,又問,特意壓低了聲音。

  「還行唄。再有不好你把耳機給戴好了不就什麼事兒都沒了。」


  他面露無奈之色,知道這女孩完全誤解了他的話。

  說起來還行就是不行吧,能不能給力點啊要是我被認出來了看你們能怎麼賠我?不不不對,要真被認出來首先完蛋的會是我!

  「哦差點忘了,還給我來罐凍的雪碧吧。」長吐一口氣,最後他說出來的是這句和內心想法完全無關的話,實在不痛不癢。


  聞言,那畫著大濃妝的妹子這次倒抬頭了,再瞄他一眼,扔了罐七喜過去,搶得了先機開口往下說以後就低下頭,擺明不打算再和他攪和下去:「直走到底右轉,左邊第二間。咱這沒賣雪碧,你將就著點啊。」


  「哦哦這樣麼,謝啦。」你知道我誰呢跩神馬——!男人無聲地罵,差那麼一點就要把自己的名字用他能做到的最大分貝喊出,但不想招來額外目光的可不是這個櫃檯妹妹而是他自己,因此他也只能摸摸鼻子,再次把一連串的話悉數壓下喉頭。

  反正自己也不是真計較。他這樣自言自語,照對方所說的往最裡邊走去。


  若是女孩稍微留點心,她應該能注意到男人接住她隨手亂拋的飲料罐的手勢,絲毫沒有一點慌亂的樣子,雖然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對方的反應速度及手部的穩定性都是不該被小看的。


  職業水準。

  在誰都沒來得及注意到以前,那個男人已經閃身進了包廂並把門給關上了。



  好懷念啊。


  黃少天其實並沒有特意邁開大步走,相反的,他其實還稍稍放慢了行走速度,冒著隨時會有「尼瑪是黃少天!!!」的大叫響起的危險也要多看這個網吧幾眼,看看那一張張陌生的面孔都在喊著他熟悉的術語、玩著他熟悉的遊戲。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踏入網吧了。如果不是前一陣子去到H市比賽那次,他因著自己的好奇心與葉秋的主動要求——按葉秋的說法,他那叫順手幫個忙,算不上大件事兒——就那樣脫隊、繞到了興欣網吧給葉秋當打手,恐怕他也不會突然起了興致,在成為職業選手後第一次,主動回到這樣的地方走走看看。


  ——畢竟身份已經和從前有大不同了。黃少天早已不再是能在這種地方自在來去的普通玩家。對於現況,他相當滿意、並無怨言;對於過去,他鮮少想起,卻未曾忘記。

  自己看著那群玩家的眼神大概跟翻著舊相簿的眼神並無二致吧,他如此想,在包廂內的電腦前坐下,隨手掏出帳號卡。他卻也不急著開始榮耀,只是將卡拿在手裡翻轉、把玩著,一邊登錄了QQ,然後點開了網頁,鍵入關鍵詞後隨意地挑了幾個百度檢索結果,進一步點開。


  此刻,黃少天像是注意到了什麼,原先專注於網頁上的眼神瞬間就飄離了。

  「嘿——這個靠譜——」饒富興致地這裡看看那裡碰碰,把整組電腦從主機到耳機一樣不漏地摸透了,黃少天這才終於滿意,咧嘴露出笑容,右手慣性地回到滑鼠上,有一搭沒一搭地晃著玩。


  「看樣子老闆把整套設備都給更新過了是吧,大手筆啊!嘖嘖,經營網吧還是挺不容易的,哎雖然還是遠比不上咱們藍雨,不過人家弄來也不為了搞電競總不好奢求什麼,單就網吧而言這格局還是挺大氣的,開開實況應該能行的罷?」

  拿起了汽水順道就把拉環給拉開,黃少天喃喃自語道。

  只把單邊手給抬高了喝七喜的同時,另一隻手也沒閑著,把不久前開起來的幾個網頁按順序點著瀏覽,內容寫的都是關於實況的基礎教學,哦哦這樣啊挺有趣這類的話一個人說了不下十數次。


  實況。

  在進行遊戲的同時開台轉播,會有觀眾看著,強者,或者個人特色出彩的人,通常能給自己找到大票粉絲;至於不是那樣的人嘛,觀眾少些不打緊,偶爾找上些朋友一同笑笑鬧鬧,就那麼開著好玩也不虧——終歸不是那麼目的性單一的事。

  實況的類型題材千百種,目前最熱門、且這熱度持續延燒了好一陣子也不見退的主題便是引起他關注的重點。


  榮耀。


  那天到H市比賽後他聽誰提到的這話題呢,總歸不是隊裡人聊著的,也說不定壓根兒就不是對他說的話,可他莫名其妙就是對此印象深刻,並從此記在了心上,決定要找個時間一探究竟,如果他覺得有趣的話,沒準也願意試上一試。


  依黃少天在這個圈子裡的身份,說實話名氣什麼的都是浮雲,要說一點都不重要嘛也不至於,可他放在心上、全力追求的只有隊伍的事情、藍雨的勝利,還有就是他個人的技巧。

  自己之所以能成為眾所公認的機會主義者,不論外面的人對此都說了些什麼、給了怎麼樣五花八門的猜測,他心裡清楚得很:他總是全神貫注的。

  要做的是什麼事,防守或進攻、等待或主動?長時間維持同個狀態從來就不能使他感到疲倦、渙散了注意力,而當該改變的時機點到來,他不會放任自己馬虎錯過。


  機會稍縱即逝,不管是多小的機會都值得把握。


  眼下就是一個例子。

  換作是其他職業選手,哪怕是跟黃少天聽了同樣的話題,多半也不會對之耿耿於懷的吧,可黃少天就是在意。他在意那些開實況的人、在意看實況的人,熱切地想知道他們到底都是一群怎麼樣的玩家。

  開著跟隊裡要來的馬甲號,職業照樣玩劍客,開著實況進競技場刷他個幾場,有多少人有足夠的眼力,能認出他就是夜雨聲煩的操作者?


  黃少天然後在實況平台註冊了帳號,對於新奇的事情正感到躍躍欲試呢,注意力首先卻被實況首頁的一大分類給吸引了去。


  榮耀。

  這就是了。移動鼠標,在那不大不小的兩個字上頭快速地雙點擊,一進去一看,黃少天瞪大雙眼,動搖得滑鼠大甩,差點沒噴了整個螢幕的汽水。


  「臥槽這都是些啥呢!實況主張佳樂?王杰希?哇靠,連周澤楷的名字都有了!這群傢伙淨在亂扯謊瞎說呢,這不都把各大職業選手湊齊了麼他們哪來那些時間啊真是些外行,哈哈哈哈,不過倒是沒看到韓文清跟張新杰啊,看來多少還是懂點事兒的嘛⋯⋯」


  「喂不是吧?隊長的名字你們也敢冒用啊?嘖嘖,這要讓葉秋看見了,肯定要說什麼『手殘的操作速度,鬼神的意識水平,加到了一起還真不是好掌握的,不容易啊喻文州』之類的話⋯⋯咳咳!」

  顯然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了非常不得了的什麼,黃少天不自然地嗆咳兩聲,下意識回頭看,萬分慶幸自己沒在自家訓練室裡搗鼓實況的事。


  一開始黃少天還認認真真看了幾個台的。

  多數的台畢竟都不是冒充大神名號在經營的,他就從那裡頭挑著看。用的什麼職業、怎麼點技能點那都暫且不論,這一個個實況主裏頭,黃少天覺得倒有幾個是真的表現不錯,可要說到職業水準,那卻是還有相當的差異存在,跟大神級選手們也不是一個級別。

  也因為這樣,到後來,黃少天一罐汽水都已經喝完,只管滾著滾輪瞄著列表走馬看花,滾輪滾久了,基本他就已經開始抱持著看戲的心態,專挑那些裝著自己是職業選手的台來看了。


  「靠靠靠靠靠,葉秋!如果讓我發現真的是你你就別想逃跑了,趕緊跟我PKPKPKPK!」沈默良久後他突然大叫,一邊點進了一個宣稱自己是葉秋的人的實況台裡,然而看沒幾秒就禁不住翻了翻白眼。


  這傢伙哪裡是葉秋?

  他是知道的,葉秋忙著弄他的散人跟刷他的副本記錄呢!

  撇開這點不論,這個戰鬥法師的操作也跟葉秋完完全全不是一個水平。這麼想著的黃少天有些驚奇地發現這種破綻百出的謊還真有人信,並且相信的人還把對方當作大神膜拜起來,跟那些不信的人在聊天室大吵特吵。而台主呢,看著留言玩著戰鬥法師,只管發語音說自己確確實實就是葉秋,不信拉倒。

  荒謬啊。


  [好哇!如果你真是葉秋的話,要不,弄個龍抬頭出來看看?]

  搖了搖頭,黃少天隨手在聊天室送出這麼一句話,立刻引爆了整個聊天室,一發不可收拾。


  「哎呦喂這個可真慘。」身為罪魁禍首的黃少天哈哈大笑,一面退出了這個頁面。


  只可惜了,世事難料。他才該開始覺得好玩呢,幸災樂禍的心態卻沒能保持住多長時間。


  「等等等等,實況主黃少天?」我本人在這看著呢!

  「黃吵天又是誰啊?ID卡夜雲聲煩,是夜雨聲煩的小號?你大爺你大爺你大爺!一點取名天份都沒有少污辱我的帳號卡啊你誰啊!還有這啥,文字泡絕贊洗頻中?洗你妹呀這種手速這種內容,一點都不夠看啊居然還好意思說是我的文字泡!」

  快速地瀏覽過幾個人氣偏高的實況台標題,黃少天瞠目結舌,整張臉都要貼到螢幕上去了。


  這還真是——怎麼說來著?


  「尼瑪,新世界啊⋯⋯」


--

結果寫到來第一章完完全全沒有出現喻隊的蹤跡23333

下一章!下一章會有的!(喂))

评论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