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喻黃]撐雨 01

CWT40的喻黃新刊!

——

  那日午后,蓝雨训练室内。


  「什麽?黄少跟喻队长去约会啦?」


  漫不经心地刷着QQ上职业选手群的信息,正咬着吸管,喝着当天第一口可乐的黄少天一瞬间就给吓得呛着了,咳个没完,顿时把整个训练室裡的人都给吓得不轻,纷纷转过头来看他们的王牌选手。


  而他所做的也不过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被提起,稍加留心了下,如此而已。


  怎麽想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句子,彷彿在一片閒聊中投下震撼弹,一下子让整个群炸开了锅。


  「靠靠靠靠靠看什麽看!看本剑圣出糗是不是?没一个安好心的,头都给我转回去啊我反正是没事,少跟我说你们是想关心我啊我不会信的!加紧速度做你们的练习去!」挥了挥手,黄少天一人一眼,把那些个正惊愕地看着他的选手和俱乐部人员们全给瞪了,一点也不嫌麻烦。


  等到所有人都如黄少天所愿地不再注意他这边,他才把视线投往了拼命把自己遮住兼装没事的郑轩等人那裡,然后被众人给狠狠地无视了。


  见他们没打算理睬自己,他放弃得也果断,立刻把战场转回QQ上,滚轮急速往下拉把对话快速看完,这不,群裡还在喧嚷呢,那些特别眼熟、看上去特别蓝雨队员的帐号前面出现得还频繁,后面倒是消失得乾乾淨淨,很显然就是刚刚发生在训练室内部的小插曲所致。


  见状,黄少天也不着急,首先就洗了一串掀桌的贴图外加好几行的尼玛,大刷特刷了存在感。


  仗着可怕的手速、还仗着话痨的性格,在拿文字泡刷频这档事上,他可从来没输过。


  夜雨声烦:你妹啊装没事人呢我让你们再装下去我就不是机会主义者我帐号卡就不是夜雨声烦!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啊回头我把你们在战队裡头那些个见不得光的蠢事一个一个曝光出去,叫你们不帮队友还趁机火上浇油加油添醋,合着你们跟那帮傢伙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灵魂语者:黄少你别火。我们就是一时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徐景熙此话一出,底下什麽枪淋弹雨、涛落沙明、什麽八音符的全都跟着冒泡附和。


  夜雨声烦:别别别你别跟我閒扯淡!好啊你们,一个个全当我瞎呢!你们要觉得我没瞧见你们刚刚也凑了热闹,我呢回头就让你们把我的姓给改了,我就真不叫黄少天,反正我眼盲呢改了我也看不见的!


  君莫笑:哟,你的宣示可真赤裸。


  「叶修!」黄少天瞪大双眼,直觉认定这傢伙突然出来说话那绝对是没好事的。可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修的意图,他只简洁地敲了句「啊?你个没下限的傢伙,要讲就把话给讲清楚了,少在那意有所指的!还让人费神猜啊!」就发出去,一送出就后悔。


  自己都觉得弱爆了。却不想叶修的回复更叫他吐血万倍。


  君莫笑:这不,你都明明白白地说要改姓了,顺势改成喻少天,多好的事。


  蓝雨训练室内,某剑圣再度炸毛。


  那日午后的喧闹最终以叶修的这次短暂浮水作为最后大高潮,再以黄少天的大量垃圾话——这裡所说的「大量」是跟平常时候的黄少天相比而言,拿别人做比较未免太瞧不起这位文字泡大神——起片尾曲一般的作用。


  在自家王牌选手的垃圾话狂喷之下,宋晓等人像是突然拾回良心,为了良好的职场环境、再为了其他选手们的心理卫生着想,彼此交换过了眼神,都是汗颜着给众选手们都拉了小窗。等他们一一发了私讯说明情况,选手群组裡的骚动才逐渐平息下来。


  黄少天这边则持续看着群组呢,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众人有志一同地不再把注意力放这上头,他也乐得不再回应,关了视窗点了隐身再喝了口可乐,回到自己的进度上专心训练去了。


  多亏了是黄少天,心理素质终归也是大神等级的,哪怕那句话再令他动摇,他都还是有办法好好完成该做的工作,稳定发挥,丝毫不失平常水准。荣耀嘛,哪怕是工作,终究还是他所喜爱的,要全心投入不是什麽难事。


  可也就是因为这高超的自我回復能力,黄少天后来便太沉浸在训练裡头,彻头彻尾忘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那句引起无数选手浮水的话中所提及的另一个人,喻文州,可也在那个群裡呢。


×××


  「哎我说黄少,你那天反应也够大的了,该不会是真喜欢队长吧?」


  郑轩有一天忽然问他,语气像是閒话家常,听上去却又有那麽点像调侃。


  黄少天也没搞清楚这问题较真的比例有多高——毕竟他们互喷垃圾话也习惯得很——向来反应极快的他竟让前一秒还毫无破绽的笑容僵在脸上,连句敷衍的「别说笑了」都没能答上来。


  「靠靠靠靠靠没头没脑没根没据你都说些什麽了这是!我说你们最近在搞啥呢?啊?来来来,你跟着我手势抬头往左手边看啊,都看见什麽了?」说话的同时,黄少天压着郑轩往自己手指的方向看去。


  郑轩一看,据实回答了呗:「时钟。」


  是的,就只是,也就只有时钟。


  可是黄少天挑眉,还问下去:「哦你确定呀?看仔细了,绝对没有看错?」


  「是啊黄少。你也看见的。」郑轩回答,一脸的莫名其妙。他左看右看,实在看不明白黄少图的是个啥,那裡还能有什麽?难不成黄少其实期待他答一面粉刷得相当均匀的白色牆壁麽?


  「那好,你告诉我现在是什麽时间。」黄少天说,手臂仍然朝郑轩的头施压。


  「十点十二分。」


  「我靠,那个哪裡是十点十二分了?你看清楚没有啊郑轩?这眼力还做职业选手?」黄少天大大震惊了,一面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一面喷垃圾话。


  「十点十三分⋯⋯咳,黄少,我们说话的同时这时间也在走呢。」郑轩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黄少天,哪怕这提醒听起来有够诡异。


  这下换黄少天傻眼。「讲废话,我能不知道时间在走吗?告诉你,我不只知道时间一直在流逝,我还知道时针分针秒针多久动一刻还知道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这种谚语呢我!」


  「你自己说的不是十点十二分啊?」郑轩回道,然后就见黄少天开口,一脸理直气壮的表情:「不是吧郑轩,你没把秒数讲清楚了还要把错归我头上啊!」


  「那还真没错⋯⋯」如果说前一刻的郑轩是哭笑不得,这一刻,他泪流满面了。


  他已经彻底被黄少天话裡的机关绕得找不着南北,本来可是他在提问题啊!好好的怎麽发话权就跑到黄少天那去了?最凄惨的是,绕了这麽大个弯回来,他还是压根没搞清楚黄少天到底想干嘛,心情再複杂也只能开口问:「所以黄少要说的是什麽?」


  「哦哦正题来了是吧!」听到这问题,黄少天精神突然就抖擞起来。


  「你呢说的就是你!大白天的发什麽癫哪?怎麽,现在是蓝雨集体起了幻觉不成,还接连着来呢当轮班啊你们?早先是李远问我,现在连你都来!那天谁在群裡乱传的这些,叶修起鬨就算了,你竟然还真信我也真是醉了!」


  黄少天大气也不喘一声,见郑轩状似想要插嘴,一点空隙也不给继续往下念:「喂喂喂喂你什麽表情什麽脸?当心我向队长告状去啊,就说你们这些傢伙心思全不在训练,一个个都在传些站不住脚又邪门歪道的八卦!别以为我不会啊我这人说话可都是很认真的!」


  皱眉瞪眼做出愠怒神色惟妙惟肖,好似他当真一点也不心虚。


  而后就见郑轩苦笑着半捂住双耳回应,「哎哟别,你可千万别啊。」


  「哈!知道怕了吧,行行行本剑圣我今天心情好可以不跟你计较,你自己可要好自为之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啊!」


  「是是是。」郑轩持续捂耳的姿势,「——可黄少啊,我说怕的是指队长,你该不会是误会成我怕你了?」


  「卧槽!郑轩!」


  「呦黄少你发发慈悲别忘记自己刚说过的话,我先走一步啦——」


  「滚滚滚滚出这扇门最好就别回来!我跟你说啊郑轩要还想回蓝雨就给我自主训练得紧密些,夏休回来以后没PK赢我就不准进训练室!」


  「啊哈哈,这下压力可真大啊⋯⋯下个赛季见吧黄少。」


  「快滚吧你!」


  送走郑轩以后,黄少天摔坐在椅子上。


  他连自己怎麽还能准确地摔在椅子上而非地上都不晓得,也不关心。


  郑轩那些话语不像小说或戏剧时常描述的那样,说是「如同针一般扎在他心上,使他疼痛」,倒真不至于。却像铁锹,硬是翻动心底乾涸的土,叫他早已龟裂的心碎开许多裂痕——只是崩塌得夸张,倒也不疼,完全不疼。


  他的内心已经有许久不曾下雨。


  所以黄少天能假装自己毫不心虚。


  面对那次群裡的喧闹是,面对最近队友们的询问亦是。


  他没直言自己不喜欢喻文州,那麽破口就被创造出来了(谁都晓得他尤其擅长这件事,奇怪的是在荣耀之外,总是没人会记得要对他设防),足以使他擦着边毫髮无伤地逃脱。


  至于喻文州那边,便不是黄少天所需负责的范畴了。


  他喜欢自己麽?或许早在当时,早在第四赛季,喻文州已经对他有过类似爱情的表态,可现在又如何?说穿了,自己和喻文州的关係一向极好,他们毋庸置疑的是好队友、好伙伴、好朋友,甚至亲密得像一家人两兄弟。


  他们之间绝对有着友谊,也存在着绝对的感情。那样的亲暱是与其他人都无法比拟的,对黄少天而言是这样,对喻文州同样如此。


  可所有的情感裡,就只有爱情弔诡。它不和其他任何情感有所冲突,彷彿一缕最幽微的空气,能存在于任何空间、与任何物质并存,只除了一种情况:爱情未曾到来过。


  他们之间存在着爱情吗?黄少天庆幸这个答案还不是肯定的否定。


  然而。


  他老是有更多的念头。


  要是能尽快成为绝对的肯定该有多好——

评论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