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喻黃]撐雨 02

第二更~前篇链接點這裡


  「哇我以为我会是最晚走的!谁还在这呢?咦,是黄少!」一个声音探进门内,朝气而年轻,足以使那唯一的听者,被喊了名字的黄少天,认为现在其实还是阳光灿烂景色明亮的白日,在这短短几秒的过程中,时间已被这道刺眼的豔阳冻结。


  「黄——少——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见对方没有反应,少年也不知气馁,反而更进一步把手搭上了对方的肩膀,放大音量说道。


  举措一出,果然奏效。


  右手操纵着滑鼠,快速地双点击退出了训练程式,黄少天摘下了耳机,脸上的表情半是无奈半是惊讶。「怎麽小卢你还没走啊?我以为你赶一早的火车走了?宿舍裡估计都空了吧,你都干些什麽去了拖到这个时间?」


  「这是我要问黄少的话才对!」卢瀚文眨眨眼,一脸的不解。「我买的票是晚上的,刚刚在跟刘小别前辈决胜负呢!我可是特意留出时间的,也有先问过刘小别前辈,他答应了才订的票喔!」


  「嗯这样啊?你们两个该不会私下已经交战过很多次吧?瞧你热衷的我都要以为刘小别是我们队上的人了,上次挑战你也指定了他吧——不说这个了,结果怎麽样,赢了没有啊小卢?」见卢瀚文没有要立刻动身离开的意思,黄少天也索性关了萤幕电源,认真地关心起了对战结果。


  卢瀚文听了他的问题却面露犹豫,摇了摇头:「小别前辈让我不要告诉黄少,他说你会讲得整个荣耀圈子都知道对战成绩的。」


  「靠靠靠,小卢你到底是他们微草还是我们蓝雨的啊?怎麽你就听了他的话还不告诉我了?我可是你队上前辈,而且还是蓝雨王牌选手,现在剑客玩得最好最顶尖的剑圣!你跟我说了能有什麽损失?我就不信换了队长来你也这样跟他说!」黄少天咋舌,不敢相信自己刚刚都听到了什麽。


  没想到卢瀚文这次竟然真的点头:「队长问的话,我会诚实说的!」


  「我去那个刘小别搞什麽啊竟然分裂你跟我的感情!这样可不行啊小卢你怎麽还真听信他的谗言了,他就是不想让你接受我的意见变得更强而已,可千万别中计了我们蓝雨才真的是一家人啊!所以说了小卢你还是赶紧告诉我,让我指导指导你啊!」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麽搞的,竟隐隐带有魏琛的影子。


  只可惜卢瀚文还太年轻了,之于人生、之于荣耀都是,之于魏琛那就更不用说了。他虽然知道这位蓝雨以前的队长,索克萨尔从前的操纵者,但要说到魏琛本人的事情,资讯无疑就少上许多,此刻他一点也没有听出那当中的弔诡,只是单纯地相信了黄少天的话。


  「其实,是刘小别前辈⋯⋯」


  「什麽小卢你真的输啦?哎你也别太难受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把这点事放在心上,总之你别胡想啊,这时候享受假期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哎呀不是的!黄少你误会了。」卢瀚文连忙找了个空隙就打断黄少天的话,这要让他再说下去,下次再轮到自己开口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了:「我话没说完呢!那个时候,刘小别前辈被找去讲事情了,听声音好像是王杰希前辈找他的样子?唔我也不太确定⋯⋯总之我们没打完呢,应该算是平手。」


  「啊?」黄少天被这出乎他意料的后续展开弄得一怔。「怪了王杰希还在队裡麽他也待得挺晚啊,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你刚说刘小别不让你告诉我的就是平手这结果啊?还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卧槽,摆明玩我呢吧!」


  闻言,卢瀚文的笑容却仍是那样光明,一丝阴霾也没有。


  然后他便挥手向黄少天道别,说是看看时间,往车站的公车也差不多要来了,他想提早一点下去等以免错过。黄少天下意识点头,后来才意识到似乎有哪裡不对,连忙开口,喊住那个又一次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往自己肩上揹的少年。


  「我说小卢,你那班火车是几点的?」


  「十点五十喔!」


  十点五十。


  黄少天勐地抬头,视线分毫不差地对上了前不久他让郑轩吃过亏的那个时钟,这才发现时间如何的飞逝,天色早已整片暗下,哪裡还是他以为的白天?于是匆匆跟卢瀚文说了句别赶什麽公车了,一手抄起搁在旁边有一整天了的手机,麻利地按了一串号码拨出。


  卢瀚文一开始不明所以,但因为黄少天都那麽对他说了,他也就眨眨眼,二话不说,乖巧地等在一旁。反正黄少是不会害自己赶不上火车的,无论黄少将要做的是什麽,又为了什麽留他,他都并不担心。直到几秒之后,似乎是电话接通了,只见黄少天开始发挥出平常的水准,批哩啪拉说了一大串——哦不,比起平时,黄少好像有刻意放慢语速呢,年轻的蓝雨剑客细心地留意到了这点——详细对话卢瀚文没有特别留心,但对话内容倒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是队裡的这位前辈担心自己赶车累,正在给自己叫出租车呢。


  「——好咧,这样就可以了。」挂上电话,黄少天再次转头过来看着卢瀚文。「赶紧下去吧,那师傅说他就在附近,很快就到。行李拿好了啊!」


  话语中没有给卢瀚文任何解释,实在是因为依他对这孩子的了解,他知道哪怕这个小剑客的打法套路和自己并不相同,性格也不太一样,但他们却有一点是非常相似的:他们不会错过任何至关重要的细节。这样精简的话表现了他对自家成员的了解与信任,同时也表现了他自身对一切都观察入微、极端敏锐的那一面。


  而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的卢瀚文「嗯」的一声,高高兴兴地跟黄少天再挥一次手,然后身影便消失在那扇门后,搭车回家去了。


  这一次,真的只有黄少天被留了下来,仍在熟悉的训练室裡,一个人。


  他还想要把原先的训练软体再打开来继续训练,可是手操作着滑鼠,鼠标轨迹游到一半,却受他的思绪所扰,动作硬生生停了下来。


  这个赛季已经结束了,不久前的那一切都正式成为上个赛季。


  对选手们来说,到了今天那更是已经进入假期,要打包行李回家的早就收拾好踏上归途了,或者不打算回家,有自己计划的也在大清早时候就赶着离开。虽然这个赛季他们蓝雨失利得早,可作为顶尖战队的职业选手,这点调适心情迎接假期的能力都还是具备的,心情恶劣得没法规划假期,这种事基本不存在。


  就是打得再不理想,那也都是上个赛季的事,谁也不会把这情绪带到下个夏末去。其他战队或许还需要开导开导队裡年轻一些、实战经验还不足的新秀成员,换到蓝雨这边却是完全没下这层工夫,也没有必要。


  他们队上的新人是谁?


  卢瀚文!


  经过这一季的露面,这名少年积极正向的态度已经充分被众人看见且认可了,那也并不是表面上假装假装而已,而是这小子实实在在的性格。难以面对、摆脱失败阴影的这种事,基本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蓝雨战队可以说是完全少去了这份烦忧,还是不必一劳也能永逸的那种。


  对荣耀的选手们而言,无论如何都要把情绪留在这个夏天,还有一大原因就是他们的假期非常少。像夏休期这样格外可贵的长假,他们是特别不愿意浪费掉的。


  黄少天之所以这个时候还留在俱乐部内,甚至是待在训练室裡,实在是因为还有一件事情始终在他心上萦绕不去,其他的什麽他都可以置之不理,唯有这件,他尝试过,仍然无法视若无睹。


  他知道队上所有队员休假时候的计划,知道他们都有地方可以去,只除了一个人,他一直没找到机会问。


  作为一个特别懂得把握机会的人,他怎麽就找不到机会了?黄少天不是傻子,几次询问都没能成功之后,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那个对象有意地在迴避回答啊。还有就是,这人明明有能力把这种闪躲做得极端巧妙、做得丝毫不留痕迹,可是他却没有。


  他是刻意不让黄少天知道自己有什麽规划,而且刻意让他意识到他的有意为之。


  倘若每回都是这样也就算了,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这种状况毋庸置疑是第一次发生。


  这还是喻文州头一回这样子待他。


  那使得黄少天一下子就焦急上了。


  其实知道了队长的行程规划又如何?顶多就是发QQ给喻文州时能多少推测出他大概在哪裡做些什麽,不至于每次都要以一句「队长在干嘛呢」来开头,多尴尬。但黄少天没有一次实际参与在内,就是喻文州稍微提一下「少天要不要来」也没有过。


  说也奇怪,就算是已经离开蓝雨了的于锋,黄少天都还曾经在战队收假前,跟他花上整天同游G市呢,到了喻文州这边却完全不是这样。或许夏休期期间两人不是全无交集,但就算有,也不过就是一次两次的事,甚至不到一天两天。


  这样的交集放在时长将近两个月的假期中来看,实在短得可怜,几乎要等于没有。


  他们之间交情差吗?一点也不。


  可愈是这样,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愈是随着认识的时间拉长而增长,这点起初还小的突兀就愈是被放大、显得刺眼非常。


  「⋯⋯呼。」坐在位置上,黄少天长吐一口气,让身体完全放鬆下来。


  ——今年夏天,文州都打算做些什麽呢。


  「少天?」


  黄少天的身体一震。


  只有这个声音,他有自信无论过了多久,自己都不可能认错。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