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撐雨 03

更新来啦!对这本有兴趣的话也麻烦帮我填填印调啦,感谢~

前一篇链接點這裡

——

  推动椅子,黄少天缓缓转过身,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禁不住一怔。他揉了揉眼睛,没有人出现——是他以为自己真的听见喻文州的声音,毕竟听来那样拟真,使得他事先怎麽都没有怀疑到幻觉这一层面上头来。

  他忽然就明白过来。喻文州不在那裡,自然也就没有谁喊过他的名。


  「怎麽回事?瞧你发愣呢。」

  所以说了,这句话自然也就不是出自喻文州的口。语气中那份让人舒服的笑意不真正是喻文州的——黄少天闭上了眼,再次长出一口气,对自己承认:他是有点儿失落,可也就那麽一点。自己今天实在不正常,太知道感伤了,却不知道这伤感从何而来,也不知如何排解。

  时间还没足够得让他再去多想,先有一双手,温暖且柔软,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这麽无声无息贴上他的前额。

  黄少天一惊,立刻睁开了眼,来不及细细感受那手掌带给自己什麽感受,却先是看见眼前确实有人,自己万万没想过还待在这裡的那一位。

  「队长?你你你怎麽会在这啊?」实在是受了惊吓,黄少天一时之间竟然结巴。

  喻文州缩回了手,没有正面回答黄少天的问题:「似乎没有发烧。少天是怎麽了?太累麽?」

  「啊?我没怎麽啊,队长你多心啦!这都开始放假了我哪裡还会太累呀,真要说累的话怕是小卢更多一点罢,队长你知道麽他那小子居然买了十点多的车票,到家都不知道几点去了,他只是为了要跟刘小别切磋!看他们两个小傢伙疯的,这要让微草跟我们蓝雨的粉丝们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麽反应?」

  「这也没什麽不可以,他们确实很大程度地激励了彼此。」喻文州点头说道,语气中充满对自家后辈的欣慰与对其他战队成员的激赏,到底没有按黄少天的话语思路去评价卢瀚文的举动,也体现了喻文州的眼光并不怎麽侷限于小地方上。

  「队长你可别误会了我啊!我不是说他们这样不好,我是担心小卢那孩子才多大年纪,就算是男孩子,这麽晚回家那总也有点危险的,他刚刚还想赶公车去车站呢!幸亏是被我拦了,顺道就帮他叫了车,要不时间掐得这样紧,他肯定是要跑上一段距离的,更别提他还拎了一堆行李呢!大包小包的,看了就累,倒不如花点钱让自己轻鬆悠哉点,这样才像是假期嘛!」黄少天一找到话题,平日的性格就跑了出来,和方才喻文州不在这裡时大不相同。

  也就是喻文州才有这好脾气与耐性听完黄少天那漫无边际毫无重点的话,中间还没有任何一次打断。但凡黄少天停下来,那绝对都是出自他自主意愿的,喻文州虽说不是每次都会任由黄少天爱怎麽就怎麽着,作为战队队长,很多时候他还是给他们家王牌选手起到煞车作用的那个人,可那终归也是考量到了他们的身份而做出的阻止,一退到镁光灯之下,战队训练时间之外,这身份在他们的相处之中会自动褪去,不成一事。

  若是对话过程中还有旁人在,依喻文州的性格,他多半都会视当下情况做出最佳应对,但倘若只有他们两个处到了一起,他从来都是由着黄少天说个尽兴的,至今仍然没有例外。

  这裡黄少天瞎扯了一堆废话,多年来皆不枉联盟为他修改规定的一番苦心,符合了所有人对他的期待,可谓十分尽责。

  「替瀚文着想是好事,但只顾着担心他的话可不成。」喻文州说,话中有话。

  敏锐如黄少天自然察觉到了。他看向自家队长,不说话而只是等待喻文州解释,表现得异常沉默。后者则也对他的心思了然于心似的,没让他等上太长时间便再次开口,话仍是迂迴:「少天知道现在几点了麽?」

  「嗯?」闻言,黄少天再次抬头。他觉得自己来战队这麽几年的时间裡都没有这麽频繁地看过时钟,若那时钟也是蓝雨粉的话,今天怕是要被它标成了纪念日的,从今往后每年一拿到新的月曆,都要在这天的纸上画上大大的红圈。

  不看还好,这麽一看,他再度震慑了。

  敢情今天的时间流速是不是有些不科学啊?


  「卧槽,两点?跟我说笑呢吧队长?」黄少天愣了愣,没敢相信自己不过就是摸了会荣耀就已经是这个时间。他反射性出声,却见喻文州笑得温和,那笑容裡头丝毫不存在欺瞒的成分。

  「我说呢怎麽好端端的突然就饿了,好哇郑轩李远徐景熙那些个溷帐东西,我全记下了,哦差点忘了连小卢也有份呢,连告诉我一声时间都没有!这样待我啧啧啧,一个个都没情没义没良心,都还带坏小卢了这怎麽得了?简直太没下限太不可取!要我说呢,肯定就是队长你太久没念他们,都什麽时间了要走之前也不喊我一声还是不是朋友,不对,是不是队友了!」仗着训练室隔音设备各种精良各种高档,黄少天也不管时值半夜三更,一拍桌一起身,大声叫嚷着,态势活像是他替谁主持了正义一般好不嚣张。

  但他这麽嚷嚷的同时却也忘了,几个小时前,郑轩和卢瀚文确实都是告诉过他时间了的,是他自己心不在焉,时间片刻不停留,可报时这种东西,他听过就忘。

  如今队长就在这呢,他飘走飘远的心神早已归来,这下又意识到时间,他的思绪一下就跳到了时间之所以飞逝的真正原因上头。是的,哪裡是因为他打荣耀?摆明是因为面前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对此浑然不知,他却不知道那是他有意的佯装,抑或这是这个男人的真实。

  所以他忽然冷静不下来了。

  他感觉到训练室少了其他的人是多麽冷清,但空气却相对的变得稀薄起来。

  必须要儘快离开才是上上之计——至于离开能不能真正起到正面作用,他不晓得,也不关心。这样的念头一起,几乎是下一秒,他立刻就决定了要付诸行动,丝毫没有犹疑。


  「队长走走走我们买吃的去!我饿得都要扁成张纸了!」他边说眼神边四处扫。自己的钱包呢钱包呢怎麽这种关键时刻就消失了!

  「少天。」

  「诶没什麽好犹豫的队长,蓝与食堂这会早休息啦,还是你不是要告诉我你不饿吧?那怎麽行,成天窝室内对身体很伤的,队长刚刚才担心了我不是,就当陪我买呢!」然后抓起了好不容易找着的钱包——怪了明明就近在手边目标之明显的,自己怎麽就得找上半天呢——就要往外冲。

  「少天⋯⋯」

  「唔我想想啊,这个时间咱们速度点应该还买得到巷口那间店的包子吧?我可饿了,吃五个都不成问题!」喃喃自语黄少天头也不回:「好,队长速度速度速度!」


  「——黄少天。」


  于是终于惹得蓝雨当家队长语带笑意喊他全名。

  要让黄少天噤声哪裡是什麽难事?


  他回头,迎上视线,看上去就像自知犯错了的猫,正要倚靠卓越的卖萌装可怜功力,试图让主人放自己一马。可就算状况真是这样,喻文州也绝不是那种随便就能够被煳弄的人,这点程度的打发放在他眼裡究竟能不能安全上垒,一切都还很难说。

  「怎麽了队长?」黄少天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喻文州是不会让他轻轻鬆鬆蒙溷过关,但他偏要装作自己不清楚喻文州的真能耐,硬是要用这个方式强行突破他给自己设下的这局。

  「我从没有说过一句不陪你去,但都这个时间了,你也知道晚,却还待在训练室没走的原因,总该让我知道?」喻文州说,虽然用的确确实实是询问语气,和他熟识的黄少天却没傻到认为这句话存在商量空间——岂止没有商量空间,通常只要是喻文州这麽说话了,那连转圜馀地都不带的。


  打心理战打赢喻文州?试图跟喻文州打马虎好成功骗过他?黄少天从来就没期望过这些,因为在他心中,这样的想法被他统称为不切实际。

  幸好喻文州也不真的觉得黄少天想做的事有什麽不妥,他仅仅是把自己的心思说出口,之后便再次任着自家这位和自己私交甚笃的副队长了。他这麽做之后,对方也没客气,急吼吼地就喊上了快快快,都还走不到俱乐部的大门口呢,他已经说了成篇的话,这话还都得说上好几句才捨得换一次气。

  闹腾了老半天,黄少天最终还是成功拖着喻文州跟自己一同去吃了夜宵。

  对此,黄少天着实大大鬆了一口气,并且实在是备感庆幸的。

  他庆幸自己拥有这样的幸运,这大半夜的,喻文州还肯让自己拉出来陪吃夜宵,就算他们的作息并不像张新杰那样稳定得一丝不苟,多年不改,喻文州却也是个相当重视规则的人,要是他认为没有必要,这规律他便不会轻易地说打破就打破。


  ——这麽说来,喻文州的这一答应,是对自己的宽容忍让,抑或是他觉得陪自己吃夜宵是有必要的事呢?

  黄少天的脑海裡突然跳出这麽个想法,害得他眉梢一跳一跳的,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这险些脱口而出的问题吞回肚裡,同时皱紧了眉头,觉得强迫自己忍着话不说实在是件吃力不讨好的辛苦活儿,要不是真有必要,他一点也不想这麽做。

  实际上,要是花费心力去回想的话,他会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感到有口难言。

  通常他都是欲止又言的,并且那当中的欲止还是由他人来负责进行的,他本人向来只管又言的部分。


  无话可说?那是什麽?我不知道。

  无言以对?那又是什麽?你问其他人对我文字泡的心得,那不就晓得了呗。


  「少天说着要去的是哪间店?」

  听见身后传来声音,黄少天连忙停下脚步,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喻文州不知道从什麽时候起就落在了后头,然后再没跟上。这麽个场景一撞进眼底,他忽然意识到了,原来刚刚让自己感到不适应的不止一件事情。

  他没能跟喻文州好好把话说出口,以及,喻文州这次没有走在自己身前。

  他们蓝雨每回有比赛时,不论主客场,总是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在最前面,带着他们整个队伍走的。至于他呢,或走在自家队长身边,或走在队伍的第二个,端看他那时跟喻文州有没有说着话。可无论如何,他的视线范围裡总能见到他的。


  队长是刻意放慢了步伐的麽?

  这个问题要认真探讨起来绝对是无比複杂纠结的,黄少天当机立断,很快地决定不去细想,眼前还是先把队长的提问回应好了要紧。


  「吃烧饼油条的!从俱乐部出了门左拐,直走到看见一间便利店以后再左拐就到了,那儿有间豆浆店,队长去过没有?怪了我好像没跟队长一起去过?我想想啊,对了,最先呢是我和于锋误打误撞找着的那,再然后就是跟郑轩宋晓也去过好几遍,听说后来有好几次徐景熙和李远他们还没找我一块就自己去啦,最可恶的是他们还记得要拉上小卢!明明是我告诉他们的店,他们好意思!」他一边回忆,一边把脑内跑马灯一样清晰的记录巨细靡遗如实说出,说到后面还露出愤慨的表情。


  「哦?」喻文州这时已经追上黄少天,他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道:「你们似乎都是熟客了。蓝雨食堂以外,这店有本事能让你们光顾这麽多次,看样子真的不错。不如我等等也点些什麽来嚐嚐吧?」

  听了这话,黄少天极端敏锐的神经立刻就察觉到不对。只消稍微一想,答案随即呼之欲出。他在心底大叫不好。

  整个蓝雨上下就队长一人没有去过,好死不死大家每次去几乎都是几个人约着走的,这是队长介意起只有自己例外了啊!

  「队长你⋯⋯别觉得大家是故意的啊!」黄少天吞了口口水,后来又觉得这句起头实在有些差强人意,二话不说改变了风向:「反正我肯定不是,他们那群傢伙是怎麽想的我不清楚,我的话真没这意思!我那都是临时起意,绝对不带半点预谋的啊!他们的想法你找他们问去,反正他们连我都忽略了估计也就那样吧谁知道他们呢,可我没找队长绝对、百分之百、毫无疑问的纯粹是巧合!」

  只一番话,黄少天就残忍地把战队其他成员们卖得一乾二淨。

  「哎队长你要还不信我可以证明的!口头约的那种没办法了,可QQ上我们也讲到过几次,我可以就有的聊天记录翻给你看的,我找找啊一会就好⋯⋯」黄少天一边说,一边从他身上那件牛仔裤的侧边口袋裡翻出了手机。然而,儘管他手速飞快,按了好一阵子却仍然未果,弄得他只得挠挠头,有些尴尬地对喻文州诚实以告:「哎看样子得翻上一阵子就是,队长不介意的话等回去俱乐部我再翻给你?我就觉得手机的屏幕太小了,设计成这样刁难谁呢这是?还让不让人查看讯息,让不让人好好打字了啊?」


  「行了少天。」喻文州淡淡一笑。纵使他从不打断黄少天,也不代表他就不会在他的话告一段落时予以制止。尤其他的这种制止实在不怎麽残暴蛮横,反倒还挺柔和的。

  「但凡是你说的话,我都会相信。还是快走吧,饿了不是?」

  加上后话,更是如此。


评论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