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撐雨 05

更新!顺利送印啦!

其实修罗脱出了以后想开始撸百日喻黄⋯⋯喻黄小伙伴们有木有想看的题目啊?求tag~

——

  如同黄少天所说的那样,早点店的位置和俱乐部离得不算太远,要走完这段路途,他们两人就当散步,说说笑笑,缓慢而悠閒地走,却并没有花上太长时间。

  店铺如黄少天所愿,仍然开得灯火通明。待到他们走得够靠近了,豆浆和烧饼油条的香味儿便一阵阵扑鼻而来,令他是大为感动,把自己常买那几样小点的菜名、口味和价格全给喻文州背诵了遍,末了还附赠告诉了喻文州他之所以认为它们值得一尝再尝,都是因为些什麽原因。

  这一路上道路冷清,除了他们以外再无其他行人,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是相当欢快的,丝毫不亚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前来续摊那样的热闹。


  时近凌晨三点,纵使如此还是可以见到早点店裡头有着许多的熬夜党,就着店裡那有限的灯光一口一口啃着萝蔔糕配着豆浆当夜宵,吃得好不欢快,整间店这样看上去竟然是几乎客满的。

  对此,黄少天觉得十分新鲜,为此东张西望了好一阵子,也不忘大方地赞叹了几句。

  毕竟对职业选手而言,稳定的状态才是最能保证选手在比赛时能稳定发挥的最大关键,因为这样,规律的作息总是相当被重视,熬夜什麽的,除非特殊状况,平常时候基本上都是禁止的。黄少天就算是和徐景熙他们来这边买点心吃,最晚也晚不过十点,因此这个时间的景象他其实和喻文州一样,都是头一回见识。

  只不过,同样都是第一次,喻文州不愧为他,虽然也是惊讶,却表现得沉稳许多。


  「少天先去找位置吧?我看这边流动率挺大,就算一时客满了应该也不难等到座位,不过手裡拿着食物再去找总是比较麻烦的。」在距离店家大概只有十几步的距离时,喻文州打量了下店裡面然后说道。「我会去点餐,少天找到位置后坐着等我就好。」

  黄少天这一听,觉得很有道理真不愧是他的队长,先竖起拇指说了句「队长英明」后连应了几声好,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有什麽不对:「不对啊队长,你说你去点餐我去找座位,可你不知道我要点什麽的吧?还是宋晓那帮傢伙有跟队长说过?不可能啊他们没事说这做啥,不然这样吧我们俩换过来,然后呢我去就把这店裡有的东西都给点了,回头队长再挑着喜欢的想吃的吃,队长放心这裡的东西都不贵,对啦你是第一次来呢不如就让我请客吧!」

  「吃不了那麽多的。」喻文州失笑,摇了摇头,否决了黄少天的提议。

  在他看来,黄少天实在有点大惊小怪了。虽说这也怪不得他,可自己倒不介意这件事成为他再来那主要计划的开端。

  于是他又说:「少天儘管放心去悠哉地坐着等好了,你信我吧,我会知道点些什麽的。」


  人家都已经这麽说了,他黄少天能不点头答应吗?再说了,他也并非不信任喻文州的话,他承诺出口却未能兑现的事,哪怕只是一回,至今可都还未曾出现过。

  队长如果让他放心,他就是把整个神之领域翻过来,都不会找到一个继续提心弔胆的理由。黄少天对他就有这样的信心,并且这信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几年来一直是持续累加着的,有着这样扎实深厚的基础,没有什麽事端能将其轻易瓦解。


  找地方坐就找地方坐吧!

  黄少天的心底已经没有了原本的迟疑,和喻文州说了声等会见后,立刻就开始执行队长交付给自己的任务。喻文州说的果然不错,小小的店裡硬是坐得满了,有人离开很快就会有人补上。

  可作为一名荣耀大神,黄少天的眼力能差吗?很快地,他就成功在一片人海相中了两个座位,恰好是面对面的,虽然比不上并排在一起的那种,却也已经是相当好的了——不能和队长坐在隔壁,黄少天心裡其实觉得是有那麽点可惜的,可他们平常在蓝雨食堂吃饭的时候也都是这样坐的,儘管可惜,倒也不到遗憾,他还是挺能接受的。

  总比不能跟队长坐在一块的好。黄少天很快就把自己给说服了。


  这到底不是一间多大的店。

  他看出从这头到那头的最短路线也不过是秒秒钟的事,毕竟事不宜迟,一锁定路线以后黄少天立刻走起,快步往看好的位子走了去,一屁股坐下把个座位佔稳了。剩下的事情可就容易得多,他只需要在有人胆敢妄想自己对面那位置时,恶狠狠地瞪去一眼,再说上一串他最擅长的垃圾话就好。

  亏得是这时间出没在这裡的人多半不是热衷打游戏的那类型,否则黄少天会不会因为自己招牌的话痨被注意到,进而被认出、造成意外的暴动还很难说。


  「日,遇到个吵死人的神经病!」这是黄少天收到最多的反应。

  但黄少天可是在职业圈打滚多年的大神,身边常常是叶修这类的妖魔鬼怪在出没的,这麽点程度的垃圾话可能镇得住他麽?他自然是以更多的垃圾话还击,定能气走对方不说,通常还能把人给恼得脸色铁青,掉头就走。黄少天呢,乾脆把这当作是种荣耀,几乎得意得手舞足蹈起来。

  解决掉一个人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还有比这更轻鬆快活的事吗?

  但是轻鬆快活过头了,可也得要付出代价的。


  也不知道是这边的客人平常就会口耳相传,这次相互走告了黄少天指数异常高的攻击性,或者单纯的是想往这边靠的人全部都特别懂得察言观色,对黄少天对面那个座位抱有野心,朝他那边看去时都留意到了从那边离开的人灰头土脸的神情还是怎的,一阵高峰过去以后,黄少天正对面的座位居然乏人问津,看着都觉得孤单寂寞冷。

  起初黄少天对这个情况不能再更满意了,但点餐檯那边的人潮持续汹涌,黄少天探头探脑,却还等不到喻文州归来的身影。他原本还想拿手机开起QQ随意拉上个谁就随便聊,手还没探进口袋裡却又作罢,瞬间对这个念头后悔起来。


  尼玛,他就在这种时候想起前阵子职业群裡边的那些个无聊人士说的话!

  连连摇头甩掉了这意外侵入脑海的插曲,黄少天再一次朝点餐檯那边看去,这回没抱着希望,果然也如他所预料的,并没有看到喻文州。

  不过像现在这样被留下来,黄少天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他想起如果这是和郑轩等人来的话,哪裡有什麽谁去佔位谁去点餐的分工合作?他们就是一伙人四处跑,凑在点餐檯前时也是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搞到后来通常都能惹得负责收银的大妈吼黄少天闭嘴,其他人呢,就彻底负责看好戏。


  现在是这样,是因为和自己来的人是队长啊。

  刚才这走得熟悉了的路,和自己再熟识不过的喻文州并肩走来,竟然也显得陌生了。

  思至此,黄少天回忆起不久前的一幕幕场景,却忽然有点恍惚起来。


  嗯?慢点,刚刚是说自己跟谁一起走来这裡的⋯⋯

  对了。

  嘴裡爆出一声怪叫,黄少天泪流满面,知道自己在那短短的几分钟裡都犯了什麽滔天大错,事以至此却也已经无法弥补。


  你妹啊他还在想着自己找不到机会把最近愈来愈烦乱的心情跟喻文州一次性的开诚布公!刚刚那不就是个绝好的机会麽,他得是有多犯二才能把它失去了!


  黄少天恨呐,恨自己那时急着要离开到外面来,急过头了,急得完全不带理智了,以致他从出了蓝雨大门后,一路上就正眼也没瞧过自家队长一次,回想起来,也把途中喻文州说的每一句话全给听漏了;急得晕了,到目的地了才如梦初醒:怎麽自己就偏偏这时候没把握住大好机会,藉口说害怕店家休息了,队长不如我们用跑的罢,然后一边不由分说拉起队长的手!

  就算那会缩短了自己和队长肩并肩散步的总时间长,总也比现在这情况要强不是麽!


  真要那麽做的话,事后铁定是会被队长面不改色地戳破的。可自己脸皮难道还薄了吗?这麽一点点小事禁不起?愈想,黄少天就愈是悔恨,最后懊恼得把自己的脸给埋入了双掌之中,又快又极地咒了自己一遍,连珠砲似的。

  这一遍,可把所有能说的不能说的髒话全用气音给骂全了。


  他真是——要被自己给恼死啊——


  「少天?」温润的声音从不远的后方传来,不带姓氏地单喊他的名,彷彿是刻意要在此刻出现,打断他紊乱的思绪。


  黄少天立刻就坐直了身子,回过头去招了招手,眼前出现的不正是端着托盘,正微笑看着他的喻文州麽。怎麽喻文州就能这麽轻易地找到几乎隐没在人堆裡的自己啊?

  他冲喻文州像没事人一样地笑。


  「哦哦队长你回来啦,真亏你找得到我,这些人大半夜的不睡觉都跑来吃什麽烧饼油条呢闲着没事干吧我说!哎不说这个了,队长你瞧我给你佔的位子!嘿嘿,怎麽样不错吧,我来好几次了的这裡我可熟悉啦,都能写一份考察了,我认为这裡呢就这边这个位最舒服,还有风吹进来呢一点也不热!」朝他又一次招手好掩饰自己的心虚,黄少天心裡其实是很想喻文州夸奖自己的,哪怕这个念头本身就幼稚得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黄少天接着试着想像了下「夸奖」一词转成画面的话会是什麽样的,脑海裡首先跳出的却是摸着头掐着声音说做得好的画面,再然后他一个不小心,下意识就代换成了队长和自己,队长无比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头,之后缓缓开口⋯⋯


  吓死个人啊那是什麽都!!!

  禁不住一阵恶寒,黄少天花了番力气,才终于回想起那极端老梗又诡异的故事梗概是谁塞给自己的,记起来却完全算不上是什麽好事,他突然恨起自己的好记性来。

  这不就是那时候楚云秀要分享给苏沐橙,结果不知道到底是怎麽搞的,最终错分享到自己这边来的偶像剧视频的剧情麽?自己也不过就看上了那麽一两眼就关掉,连男女主角的演员是谁基本都没记住,可偏偏就让他看到了男主角「夸奖」女主角的一段,更夸张是这些个画面竟然还能留在记忆裡持续上这麽长时间,这狗血剧情也真是够阴魂不散的了!

  不错,他的确是希望队长能认同自己,可那认同绝对不是这种形式的!他不介意喻文州说赞美的话,要是他还会摸自己的头他更是求之不得,可是刚刚在他想像裡头的那个——

  不管怎麽看,打开的方式绝对都错误了。

  黄少天泪流满面,摇摇头把走歪得可怖了的一切全甩掉,看着喻文州在自己面前落座,他先是故作镇定地以眼神巡迴了四处一圈,再然后乾脆凑到喻文州面前去,研究起他端回的食物来了。

  之后他的双眼似乎是捕捉到了什麽,立马就绽出了光芒。


  「队长你都点了些啥呢?我来看看啊,哦烧饼油条豆浆,嗯这些是基本的,哎队长你真识货这儿的芋头馒头可好吃了!哦包子居然还没卖完麽而且队长你还真抢到啦,就知道队长刚刚信心满满的样子肯定是不会出问题的!哈哈,我今天可真走运!」黄少天又惊又喜地啧啧两声,整颗心都沦陷在了对自家队长的感佩之下。

  除了包子以外,他确实再没有跟喻文州提过自己具体到底想吃什麽,可喻文州就真能在琳琅满目的菜单上准确地挑中那几样他心仪的食物,分毫不差地点来。

  你说他就算是观察入微好了,怎麽就老是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麽,连这方面也不例外呢?

  于是,现在需要确认的事只剩下了一件。


  整体而言,黄少天对迄今为止的发展是十分满意的。硬要说有哪裡美中不足的话,就属喻文州迟迟没有打断他的话了——自己居然会希望自己说话的途中被插话,就是黄少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搔搔脸颊,决定伸手去拿离他最近的一颗包子,怀着半是期待半是紧张的心情,把包子从中间对半剥开的动作却做得不带犹豫。


  ——裡边包着的是猪肉馅。

  黄少天觉得再也没有什麽好不满意的了。如果还要再硬挑剔下去当然能找到这次约会的不完美之处,可真那麽做的话,就是他都觉得那样已经不是不知足,而是贪得无厌了。

  这间店别的不提,光是包子就有好几种口味,甜的咸的还有那种吃在嘴裡也不知道是吃着空气还啥的,肉包虽然不是什麽特别离奇的喜好,从这当中选出肉包也或许是稀鬆平常理所当然的事,可因为做这决定的是喻文州,黄少天几乎是不带任何怀疑就相信这是经过思考判断的,但凡是由队长得出的结论,就绝对是正解,也只会是正解。


  「哎队长你怎麽都不说话啊?还盯着我看呢,难不成是你不喜欢这个座位?你要是觉得这裡不好的话,我们就换个地方坐吧?我全听你的。」黄少天说,这会竟然还在花费心思,欲极力掩藏自己刚刚的崩溃。


  你都已经这麽努力了,我能说我是在观察你丰富的表情变化麽?

  喻文州几乎要轻笑出声,表面上却表现得平静,彷彿他的心底没有因为笑意起过涟漪。

  他是一点也不介意被黄少天看出真心思的,可在这种情况下,他更愿意做的是不着痕迹地配合黄少天,假装自己真的对他刚刚的种种浑然不知——就算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他也完全没有看出、察觉他的古怪。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