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Have a Nice Day!

黄少生日快乐!!

虽然文章的前边捉弄了下黄少,可我是真的爱他23333么么哒!


此篇也作为无料在CWT40发送了,感谢拿取的同好,都抱一个吧;;;(滚远点儿)

唔总之要是大家能喜欢这篇就好啦!谨以此祝贺黄少生日,爱少天~

——

  将夏日豔阳顶在头上,黄少天觉得自己要是再找不到有空调的地方能待,就要面临热瘫在路边的窘境。想他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按经济条件来讲,他哪裡需要受这种苦?

  然而命运就是这样的,哪怕是黄少天这样身份的人,偏就有这麽一天,他能这麽不走运,走过都不晓得几个街口有了,连间餐厅啊咖啡厅之类的都没看见。便利店那类的倒有,可都不是有品牌的连锁店,要想走进去就能有舒适凉快的空调,完全是做白日梦,是毫无希望的痴心妄想。


  他的手机自然是开着网路的,但他又是看地图又是发讯息的,搞到手机电量都已经耗掉了三分之一,人却联络不到半个,而他对H市的理解终究只有几次跟着战队来比赛的经验,积累起来也不过就是知道机场到饭店、饭店到比赛会场途中会有什麽样的风景而已,对于迷路这种事,基本没有任何帮助。


  而这一切全都要归功于魏琛的一句「小子啊,老夫也好久没和你好好聊天,这次夏休来找我一找怎麽样?」。

  魏老大开口,说的也不是什麽危害蓝雨的事情,他哪有说不的道理?立刻就答应了下来,然而等他真的跑来这裡以后,魏琛却像人间蒸发一样完全没了消息,黄少天手上唯一有的资讯就是他们常在网吧附近的小餐馆吃饭。

  兴欣网吧毕竟就在嘉世俱乐部对面,对黄少天而言并不难找,可到底还是人生地不熟,在那附近转了转后他竟然就这样分不清东南西北,绕不回去了。

  「你妹你妹你妹,不来接我就算了好歹回个讯息啊天知道我在哪,他们当真觉得全天下人都该知道兴欣网吧附近的小餐馆具体在哪是不?操,怪了我明明就刚看见了嘉世俱乐部,怎麽搞的现在就是走不回去?竟然连辆出租车都拦不着我也是醉了……叶修果真没下限心又髒,竟然连魏老大都能影响了是怎麽回事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真是替魏老大感到唏嘘!」天气热当真会让人急火攻心,黄少天张口就是一串骂。然而这段看似蛮不讲理、随口胡骂的话语却也暴露了他的心思:他的立场显然是更偏向魏琛的。

  要说他对兴欣有什麽特别深刻透彻的了解那还真的没有,可是纯粹论个人的话,魏琛和叶修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角色。叶修没下限,难道魏琛就有了吗?他还真不至于有这样的误解,或者说任何一个见过魏琛的人都不可能产生这样的误会。有着这样的前提,他还把一切的问题归咎于叶修一个人身上,这之中显而易见就存在着不公正。


  便是这个时候,被黄少天给放弃了的手机在他的口袋裡震动起来。黄少天实在太漫不经心,这样一点小事也能换得他一声日,足见他当时有多麽烦乱。然而骂归骂,手机既然响了还是得查看一下的。他掏出手机。


  来电?黄少天一怔,露出奇怪的表情——他直觉这不可能是魏琛打来的,至于叶修那就更不可能了。然而这样的话,这通电话还能是谁打来的?苏沐橙?她向来是帮着叶修的,不可能。兴欣那个老闆?该不会是包子入侵吧?嗯,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可怜黄少天上一秒才说着魏老大不会这样没人性云云,下一秒就被自己的直觉背叛,连陈果跟包荣兴都愿意去猜了,就是一点都没表现出信任魏琛的模样。他然后接起电话,一时间竟然也忘记这种问题只要去看来电对象就能解决。

  是不是是包子打来,一翻两瞪眼的事儿,多麽简单。


  「喂喂喂?我黄少天,以防万一我先跟你说声啊,现在太阳太烈了,我要是待会不做声的话八成是给热的,你别擅自以为是我把电话给挂断了啊!我告诉你,今天我已经受够联络不到人这回事了,你要再让我找不到人问路你就给我当心点!」

  「这麽听来,少天是迷路了吗?」

  「我靠这不废话呢!你鄙视我麽你敢鄙视我麽?下回你来我们G市我随便跟你约个地点,你看你凭自己的力量到不到得了!」黄少天那说话的口气已经完全把对方当成包荣兴在看待了,然而话一说完,他突然觉得有什麽不对,大大不对。包荣兴哪裡会叫他少天?要是他哪天真敢这麽叫,看自己不把他掐扁才怪!

  而且这个声音很耳熟啊!


  「少天到底把我当成谁了?」对方失笑道。

  黄少天差点就因此摔了自己刚买不久的新手机。「啊啊啊啊啊队长!为什麽会是你打来啊我还以为是兴欣那个包子入侵!队长我那些话不是对你说的啊你听我口气就知道——」

  「我知道。」喻文州说。

  「队长我跟你说我人在H市热得快死啦!你相信麽叶修那没心没肺的傢伙竟然就把我扔在这管也不管连个QQ都不回应估计又拉着他们兴欣在抢野图BOSS,赖皮啊这是,邀请人来还带这样的!我看他能抽这麽多的菸还不得癌肯定就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肺!」知道对面不是什麽包子入侵以后黄少天也放鬆了,立刻和自家队长大肆抱怨起来,他知道喻文州一定会听他说。接着他语气一转,既然是自家人那绝对是可以倚靠可以信赖的:「哎这麽说话我口乾得要命,队长我发街景给你你帮我看看这是哪裡好不好啊?拜託了就帮我百度下!我这边网络信号太弱啦连线老是跑到一半就死!」

  黄少天自信喻文州会跟他说句少天稍等然后就替他察去,却不料这自信落空得彻底。

  他听见喻文州在那端笑。「没有那个必要啊。」

  「怎麽没有必要了,队长我真的找不到——」

  「少天转头看看你身后?」

  「啊?」黄少天不明所以,仍然按喻文州的话转过了头,立刻就明白了喻文州这几句话裡都隐藏了什麽样的心思。

  一瞬间他心底竟然浮现平常有都不会有的念头。

  这样都能搞走位,队长果然是玩战术的……


  喻文州朝黄少天点头微笑,收起了手机朝他走来。像是早有准备似的,在黄少天开口说任何话以前,他就已经递过一杯手摇杯冷饮要给他。

  看着黄少天低头勐吸,彷彿重获新生般的样子,喻文州就说了两句话。


  「少天知道吗?你再往前走一点,转过前面那个马路口,就回到兴欣网吧了。」

  「魏队长口中的小餐馆其实就是路边的小摊子。他们正在等你过去结账呢。」


  「……队长,合着魏老大这几年菸也抽得很凶啊?」黄少天泪流满面,拐弯抹角地说魏琛和叶修已经彻底同流合污。喻文州哪裡会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当下点了点头,就当同意他的说词了。

  「这些个人怎麽用字遣词一点都不讲究!」黄少天咕哝,却也是拿魏琛没有办法。「算了算了我们自己找个地方吃饭去吧,话说回来队长你怎麽会出现在这的?」

  「没什麽,我找叶修讨论一些事。刚刚突然想起你似乎提过今天会来找魏队长,就给你打了电话,没想到你真的碰上问题。」喻文州笑了笑说。

  他早预料到这种情况会发生,特意解救黄少天来了,这种事是能说的吗?


  「哦这样啊我就说了难怪。」黄少天不疑有他。「队长你刚刚说他们想让我去付账这事是不是真的啊?卧槽我还是不是客人了?不行不行,前阵子才给郑轩他们敲了好大一笔,短时间内我可不要再请客啦!」

  「那麽,我请少天吃饭吧。」喻文州说,忍不住淡淡一笑。


  他太知道黄少天说的是什麽事了。


※※※


  那日中午,吃饭时间过后,蓝雨战队在日常的作息中发生了一件意外的小插曲。

  也不知道是谁从哪裡买来了一整箱的铝箔包纯牛奶,吃饱饭嘛,蓝雨众人也就人手一瓶拿回了座位上要喝,然而都在插吸管的环节上碰了钉子。

  ——尼玛,这得是多不良的设计!任凭他们再怎麽使劲地拿吸管戳,那层薄薄的银色的封膜就是不见破,设计保险箱呢吧!

  「见了鬼了!」最后在黄少天一句大骂之下,他飙起手速捏紧吸管就往封膜上一阵乱戳,没想到这赌气一般的举动还真的见效,立刻赢得训练室裡的众人一阵惊呼,接着就见卢瀚文郑轩宋晓一个个成功突围,只剩下……


  「咦?队长你还没打开牛奶呢,是不是不喜欢这个牌子啊?」卢瀚文问。

  众人一下都僵硬了。反应最快的还得数黄少天,就见他凑到了喻文州和卢瀚文中间,拿过了喻文州手中的铝箔包,转头对卢瀚文严肃道:「这你就不懂了小卢,队长他是知道我特别喜欢这个牌子的牛奶,这才特意留给我喝的。」

  「原来是这样!队长对黄少很好呢!」就算荣耀打得极好,卢瀚文到底还是个孩子,特别轻易就接受了黄少天的随口胡诌,那用力点头的模样看得徐景熙等人都是在心裡狂汗。

  解决了卢瀚文这边可能的危机,黄少天推出吸管戳破封膜,要把牛奶再交回给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却摇了摇头。

  「还是少天喝吧。」

  黄少天脸色变了变。按他猜,喻文州其实就是被这封膜给难住了,可这种奇葩事,怪得了喻文州吗?

  「少天不是喜欢喝吗?我再拿一瓶就是。」喻文州点点头,看上去倒真的像不介意。他如自己所言又从箱子裡拿了一瓶,这次成功地将吸管插入了。

  黄少天大大地鬆了口气。

  他就觉得喻文州那瓶的吸管特别有问题!


  「队长你别放心上啊我上次也这样的,要我说就是这包装设计得太不靠谱了十年来都不见长进的!我们下次改订手摇杯吧队长,前阵子我看到过的开了间新的店,下回试他一试,要是好喝呢从此就捨弃铝箔包啦铝箔包算什麽鬼东西啊!是吧!」一边跟喻文州说着话,黄少天一边挤眉弄眼,把话扔给了李远郑轩他们接去。

  所幸他们队员之间相处都还算融洽密切,蓝雨大家庭嘛,这点小心思小默契,成员们还不至于接不住,立刻一个接一个的全出声附和了。

  所以日后蓝雨全体向那间店下了好大一笔订单——黄少天被迫请客。宋晓他们说,像这样跟黄少敲竹槓的机会实在少有,他们蓝雨战队向来重视的是什麽?有大好机会摆在面前,那就必须把握!卢瀚文在和刘小别的QQ私窗裡如是说道,然后很委屈地补充了一句:虽然他们始终都不肯告诉我,那机会到底是什麽。

  刘小别一阵无语。


  如果黄少天事先知道那间手摇饮料店的杯口封膜和吸管都实在便宜、不可靠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再一次提出这提议。

  眼下喻文州从他手裡接过了饮料,彷彿时光倒流过去重演,吸管迟迟戳不穿封膜,却是尖的一端先折损了。


  「啊啊啊队长肯定是你那杯的问题!不对我不是说是你的问题啊,我是说我不好,选到一烂杯子给你,别放心上啊队长我们交换吧!」

  黄少天径自嚷嚷,一边半强迫地交换过自己和喻文州手中的杯子和吸管,拿着吸管随手一戳……啵。封膜应声而破。


  黄少天乾笑数声,好不自在。他把手裡的手摇杯再一次递给喻文州。「队长……」


  喻文州呢,就那样微笑着。黄少天发现不管自己怎麽刻意内敛、刻意隐蔽地看他,到最后都还是能看见自家队长面带微笑回看回来。正当黄少天心裡暗暗叫苦,觉得纵使自己横行多年,如今也终于就要倒大楣时,喻文州仅是倾身向前,也不顺势接过饮料,就着吸管喝了一口。


  「谢谢你了,少天。」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饮料,喻文州点头轻声道,而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去,再没有任何多馀的表示,仅有的话语却已经足够温柔。


  黄少天久久不能言语。

  ——好吧,就算重来一次,他或许还是会提议买手摇杯的。


※※※


  后来喻文州仍是领黄少天去了叶修他们那边。虽然噼头就是一阵痛骂,黄少天见到久违的魏琛还是很高兴的,骂完也就没事了,高高兴兴地和魏琛聊起天来,内容不外乎就是荣耀以及蓝雨。他聊得痛快,一时间也没注意到喻文州并没有立刻跟着他一起坐下,而是先找了老闆去。


  「哟。」喻文州一落座,叶修就叼着菸和他打了声招呼。「你还真把我们的账给付了啊?」

  「今天是少天生日呢,也就是你们能捨得在今天敲诈他了。」喻文州说。

  「啧啧,整个联盟就是你最护着他。」叶修感慨。「然后呢?既然是他生日,你居然还捨得把他带来这裡找魏琛吃饭、讲垃圾话?」

  「呵呵,午餐嘛。」喻文州笑了笑,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叶修却不愧为四大战术师,喻文州真正要说的是什麽话,他想都不想就能猜出。


  只不过这喻文州,怕是根本没想过要隐藏他的意思吧。

  「看来我们要给他庆祝的话得抓紧下午了。今天的晚餐,我估计我们是碰不到面了?」叶修先是开玩笑地说,然后一针见血地剖明了喻文州的心思。

  「那也不尽然。」喻文州却说。「我已经定好饭店。」


  言下之意就是明天也可以找他们俩,因为他们今天会一起住在这边的饭店是吧……


  「不简单啊,喻文州。」

  「谢谢。」


  这时黄少天凑了过来,一脸愤慨地握住喻文州的手。

  「卧槽队长你听见魏老大刚刚的话没有!他居然敢说蓝雨在我们的联手下是走下坡,去他的走下坡他以为拿个冠军就能在我们面前跩了麽下个赛季我们再看啊蓝雨肯定是会胜过兴欣的,不止如此还会拿下下一次的总冠军!他等着看吧竟敢小瞧我们,魏老大真没搞清楚,不知道我们的实力都还持续在提升,要想再胜过我们那也要我们给他这个机会!你说是吧队长!」


  瞄了眼把想说的话说完就又扭过头去,继续和魏琛对喷垃圾话喷得不亦乐乎的黄少天,叶修抽了口菸,随手抓起一把花生往嘴裡丢。

  他几乎可以预见,今年的生日将会让这位黄大寿星相当难忘。毕竟纵使喻文州至今连句生日快乐都没说,那份心意却连他这个非当事者的都能够感受到了。


  而对喻文州来说,在今天这个日子裡,他所想要给黄少天的也不过就是如此。

  他今天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在向黄少天说着那两句话麽?


  生日快乐,少天。

  (我爱你。)


评论(3)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