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N.C.L.E][美蘇]Sweet Nightmare

先前作為歐美only場上的無料發放的短篇,一直忘記發布在網上

事隔幾個月我終於記得來啦⋯⋯!

嗷嗷有沒有美蘇小夥伴!

——

  「你在毫不重要的事情上浪費了太多時間,Cowboy。」


  摩托車煞得太急太凶,一聲刺耳粗糙的磨擦聲在半夜聽起來特別刺耳。在這樣惹人發怒的噪音之下,竟然還有誰正對誰說著話:「憑這種程度也想得到我的信任,你就和你們國家制造出來的竊聽器一模一樣:全部都粗糙又可笑。」


  能像這樣做出急煞住車行徑的人,除了就坐在那輛機車上的騎士外不作第二人想。


  然而騎士卻像這一切都與他無關,僅是一個勁地瞪著後方仍距他有一小段距離的摩托車——正確來說,他瞪著的是那上頭的機車騎士。


  「我倒認為是你太按表操課了,Red Peril。」摩托車行駛的速度漸緩終至停下,優雅、流暢,男人彷佛馴服了一匹上好的馬,他操控機車,與機車之間有著絕佳默契。「我所做的不過是幫一位迷路的女士指路罷了,有什麼好讓你感到生氣的呢?」


  「你不該浪費那三分鐘。」Illya說。


  「不過是三分鐘而已。何況,撥給女士的時間永遠都不該被指為浪費。」


  「『不過是』?」


  「——好,給我聽好了Cowboy,僅僅因為那三分鐘,我們就得要重新追緝剛剛那個混賬。一切歸零,從頭再來。Gaby的努力全白費了。因為你耽擱的那三分鐘!這一切的賬都得要算在你和你那輕浮表現的頭上。」


  隨著怒意浮動翻滾的語氣,Illya那一雙冷硬強悍的眼神直直射向Solo,幾乎形同拷問。


  在那樣嚴酷的刑罰底下,與之對話的男人竟然表現得游刃有餘,甚至吹起輕快的口哨,曲調持續了幾個音之後才開口接續話題:「哦,所以你是這麼想的。」


  「冷酷、死板、只求達到目的而毫無想像力可言。看樣子,你跟你們國家所產的那些小東西也沒什麼兩樣吧?」


  將手支在下巴上,Solo從容地在機車上換了個姿勢。改變了翹腳方向的同時,他作戲似地替他的這位KGB朋友鼓了鼓掌:「哦,好極了!就是這個恐怖的表情!」


  「你再說一句話試試看,我保證我會揍你——」事實上,Illya真的將手指折得喀喀作響。


  過去他幾乎不需要用到這種脅迫人的手段。我保證會揍你?不,一句話都沒有就直接以拳頭招呼了吧。能直接以武力解決的問題,他就不會考慮交涉。


  然而他又哪裡考慮過和美國、英國三方合作,當中的頂尖特務組成特殊組織,這種未來發生的可能性——他又哪裡考慮過,在他來不及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性格與行事風格就已經因為一個男人而改變的可能性?


  「我可真沒想到,直到今天你還沒放棄殺死自己的搭檔?」Solo挑眉。要單純拼力氣比蠻干,恐怕過再久他都還是贏不了Illya,然而只要不和他暴力相向,多數時候都還是自己游刃有餘得多。


  「我喜歡單干。像你這樣的搭檔,我從來都不需要。」Illya冷著張臉回應,換來的卻是Solo意味深長的一聲「哦」。他忍不住追問那是什麼意思——雖然他立刻就後悔了。


  「真巧,我也習慣獨立作戰呢。既然這樣,我們今晚就分頭行動吧?」Solo輕聲笑起來。他實在享受Illya那動不動就會變得極度難看的臉色——哦,那真的好看極了。


  「喂,等等!」


  「——晚點見啦Red Peril,不必謝我。善意提醒,可別在那發呆太久,要是『浪費』的時間,這筆帳可就要歸你了呢。」


  俐落地跳下機車,Solo向Illya揮了揮手致意後便徑直走遠,一邊愉快地想像著身後的Illya此刻臉上的表情變化,一邊卻完全沒有回頭。


  於是Illya就這樣被留在了原地。為此他面色鐵青,禁不住拳頭握了又放,放了又握。最終他像是下定了什麼重大的決心一般,牙一咬,往Solo幾分鐘前就離開了的方向前進。


  接著便一個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


  「怎麼,不打算再陪他們喝酒了嗎?」


  有人向他搭話。


  Illya連頭都懶得抬,眼神一揚就看見一張正帶著微笑的、令人厭惡的面容。


  連聲音聽來都叫人火大,他想。


  而那個對像卻像對他的這份厭惡毫無自覺一般,仍然微笑著看著他,並且進一步在他身旁落座。他一邊搖晃著手裡的酒杯,令冰塊與杯緣碰撞敲出清脆聲響——屬於威士忌的聲響。


  「這才第三杯不到呢,我親愛的Red Peril。」


  而Illya知道那微笑確實是針對他而來。因此他冷哼一聲,以為自己不為所動,毫無破綻。「閉嘴,滾開。」


  「那可不行。」Solo說,仍然帶著那樣的笑容,搖了搖頭。「沒辦法習慣這種場合嗎?我可是來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助的呀,獨行俠搭檔。可別忘了,在這裡Gaby是幫不上忙的。」


  「如何,只有我是你的救命稻草哦?當然,你有絕對的權利選擇抓或不抓。」


  Illya的表情一僵。他和Solo相處實在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知道自己一旦露出破綻,就完全不可能瞞過對方。將拳頭握得死緊,最後他從牙縫中非常勉強地擠出一句話:「……一起行動。」


  「沒問題。」Solo執起Illya的手,迫使他放開了拳頭,然後在對方驚訝與憤怒兼具的眼神下從容且優雅地笑著。


  他傾身向前,附在他的耳邊,僅僅說了一句話。


  「既然你不想單干的話,就做我的男伴吧,我親愛的Red Peril。」


  夜晚就此拉開序幕,而兩人在Gay Bar中刺探情報的任務則以情侶身份作為煙幕彈,這才正要剛剛開始。


评论(1)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