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这次的交换礼物,就送秋葵!

CWT41發放的無料,配對tag了喻黃,可其實也寫了藍雨的大家(o`з’*)

最愛藍雨嚶!開了點煩煩的腦洞實在對不起2333(誰讓你笑)

聖誕節那時候會來更新這篇的後續,算是把喻黃的部分給補完~還希望大家會喜歡啦ヾ(*´∀`*)ノ

——

  「很好的队长丶很好的队友,让人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幸福的战队。加入蓝雨,永不後悔!」


  某次黄少天应邀担任了评论员,要给霸图等等,共计九个的战队点评一番。

  在评论到自家战队蓝雨时,他下的是这样一句评语,字字讲得铿锵有力丶斩钉截铁,绝对自信的神情据说让当时负责采访的人员也对他的这番话深信不疑,发稿时也就没经过什麽润饰——适度地压缩一下字数不算在内的话——几乎原原本本地呈现了他的评价。

  之所以能够服人至此,最大的原因就在於黄少天本身便是那个最相信这句话的人。尽管已有好几位较他还要年轻的新秀陆续出现在职业舞台的赛事中,却也不会动摇他仍是个青少年的事实。他可还年轻得很,正是个记性强,感受力也强的年纪。


  当其他同龄的少年忙着念书时,他们却忙着钻研游戏技巧;其他人和自己的同班同学走得亲近,他们却各自有个战队作为归所,而战队的成员便是他们最亲密的朋友,最像朋友的家人。


  而黄少天始终认为,当初受到魏琛青睐,从而被招揽进蓝雨战队的自己是相当好运的。

  ——当初无比幸运,现在则无比幸福。

  要说到为什麽,理由他绝对可以举出很多(事到如今,放眼整个联盟,会去怀疑黄少天文字泡功力的人只怕连一个也找不出了),滔滔不绝地说,把这回事当作口述故事集一般,说上个一千零一夜。

  这类事实在难不了他,然而,在他终於把话说尽的那时候,若是有喻文州在场,必能极好地爬梳出脉络,漂亮将他的话总结:少天说得多了,可再多也不出一句话。


  「是了,让我引用少天在接受访谈时所说的那句话吧。」

  若真有那一刻,喻文州会面带微笑,气定神闲地开始解释吧。


  「和蓝雨相关的一切都很好——『加入蓝雨,永不後悔』,对吗?」

  他会笑着看向黄少天,而黄少天会默契地回望,在嘴角绽出大大的笑容,彷佛以此重申了他永不後悔的心志,又好似再丰富的语汇都已不敷他使用,到头来,唯有用这样的方式,方能令自己最是信赖的队长与他心照不宣。


✕✕✕


  蓝雨是个大家庭一般的战队。

  每次什麽节日一到,除了官方偶有的工作,成员们会聚在一起以外,他们之间自己私下的活动也从没少过。就算是农历新年,大夥多半会把握机会,各自回家和家人团聚,彼此却总有默契,给对方发个短信打通电话,互相道声新年好,那是年年都有的活动,要是哪天忽然收到短讯,说要不咱们去谁家拜年去吧,那也不是什麽稀奇的事。

  这样的事他们做过好几次,并且特别乐此不疲,给弄到最後,战队成员之间的家长也都知道他们队上有些谁丶各自又长什麽样了。过年嘛,那就得发发红包——最晚加入的卢瀚文也包含在内,每年,蓝雨战队的众人都是拿得好几个红包的。


  谁也没规定过,可谁都乐意这麽做,这就证明了他们之间的好感情。


  节日再有,那就必须要提到圣诞节了。

  每年到这个时候,荣耀游戏官方都会推出能够得到丰厚奖赏的各种特别活动,玩家们趋之若鹜,职业选手们也会上到网游上,刷刷活动,是工作,更是放松。这些时候,蓝雨战队的成员总是一起窝在同一间训练室里,谁也都不戴耳机了,最直面地和其他队友们互相喊来喊去,好不热闹。


  实际上,倘若没有意外的话,今年圣诞本该也是这样的日常。

  然而蓝雨队上的新秀是谁?卢瀚文,性格特别活泼外向丶积极处事的卢瀚文。

  他们的副队长又是个什麽人?黄少天。该用哪四个字形容这名选手,实在不用再说,因再说什麽都是多——当然,「话痨剑圣」并不能算是这个问题的正解。

  那麽,进一步将蓝雨的其他成员全都考虑进去的话,状况又如何呢?或许跟卢瀚文丶跟黄少天的类型都相当不同,可要说到每个人的个人风格,那绝对都是强烈的。

  或许这样一支风格强烈的战队,前面几年的圣诞节都过得还算平凡,但是今年以年纪最轻的卢瀚文为转捩点,平凡,即将有所改变了。


  「队长丶黄少——!」

  那日的训练刚到一段落,众人休息之际正在闲聊,突然之间,卢瀚文就来了这麽一声大喊。

  那一声喊可把郑轩给吓得不轻,他正喝水呢,一下子就呛着了,尽管坐他隔壁的徐景熙立刻伸手过去,替他拍着背试图缓和他的呛咳,他仍然眼角泛泪丶咳个没完。


  「哎呀!抱歉抱歉。」眨了眨无辜的双眼,卢瀚文的道歉实在算不上有礼,好在郑轩也不是什麽会在这种地方较真的人,他仅是等不适缓了些以後,方对卢瀚文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你不是叫了黄少麽?话还没说完呢。」一旁的李远好心地提醒道,与之同时脸上却摆出非常奇怪而别扭的表情,非常明显的,是在拼了命地要憋住笑呢。

  可惜的是卢瀚文心不在此,也就没在这个点上纠结,只是又喊了一声黄少——只是这次,他放轻了音量。


  「瀚文啊,你真是个好孩子,简直万中选一丶不可多得!我们蓝雨有你真是太好啦,虽说剑圣之名还是我跟我的夜雨声烦拿得稳稳的,可未来我退役以後你可要把他接过啊!」黄少天把方才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很是感动地说了一连串,一边擦了擦眼角,举动十足十的装模作样。


  一边的喻文州则笑笑地问了卢瀚文,让他接着说——这当中多少藏有「别管少天了」的讯息,然而在场有几个人能捕捉到这点,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至少,卢瀚文表现得完全是一副没听出弦外之音的模样。他乖巧地点点头後,便按自家队长所交代的那样,继续往下说:「那天我跟一帆聊天的时候,听他说了他们兴欣会玩交换礼物!感觉很有趣啊,我也想玩!」


  「交换礼物?」礼物还没交换,徐景熙和郑轩丶宋晓和李远,当然还有喻文州与黄少天,倒是各自先交换过了一轮眼神。


  「我们每年都有玩的啊?去年也有的吧,瀚文你不也有收到礼物麽?」宋晓问道,不料卢瀚文一听,却大力地摇了摇头:「那个是队长和大家买了礼物给每一个人的吧?」

  「买给每个人,可是不是交换礼物?」宋晓眨眨眼,兴许是对交换礼物的既有印象太过强烈,一时之间就没反应过来卢瀚文想着的是个什麽逻辑,而卢瀚文也皱起眉头,不明白宋晓究竟是哪个部分弄不懂了。

  这时候,还得是喻文州才有办法在第一时间,不动声色地把话题给接了过来:「我想我大概明白瀚文的意思。」


  「队长⋯⋯!」闻言,卢瀚文喜出望外地看向喻文州,眼里满满都是希望自家队长帮他解释的期待。

  喻文州则朝这个年轻的孩子微微颔首。

  「瀚文所说的,大概是那种抽签式的交换礼物罢。我们以前都是给每个人都各买上一份的。因为这样,挑的礼物多半也都从受礼对象会喜欢的那些种类里头挑。当然,这麽做也是很好的,也有过节气氛,硬是要说的话,就是少了点刺激性?」

  「真不愧是队长!」这句是黄少天说的——正确来讲,是战队成员全体异口同声都说了的一句话,然而黄少天的语速又硬是比其他人快上那麽一拍,一下子竟显得是其他人跟风一样了。


  如果这发生在其他任何场合,只怕黄少天都要受到他人一番严酷的白眼攻击吧。然而在蓝雨战队里,这样的事司空见惯,除了徐景熙意有所指般地摇了摇头以外,其他人基本没有任何反应。

  而这小到不能再小的插曲,自然没能打坏卢瀚文高涨的兴致。


  「就是队长说的这样!」他特意重复强调了一次,边说着话边环视大家,语调和眼神里没有一点身为後辈可能会有的胆怯,有的只是对於新鲜事物的跃跃欲试。「感觉很好玩的啊,一次也好,我想试试看——」

  「靠靠靠,瀚文你怎麽回事,居然喜欢那个猥琐大师群集的战队所办的活动?你不会是被乔一帆给骗了吧,我可告诉你啊,别看乔一帆很善良又温和的样子,跟方锐啊魏老大这样的人朝夕相处,没出几年肯定也要变得没下限了,更别提还有叶修那家伙呢!瀚文你得当心啊!」

  黄少天第一个出声反对。不过,与其说黄少天反对改变交换礼物的方式,倒不如说成是他藉机损了兴欣一顿,也许还更符合他那段话的内容呢。

  「可是黄少,我听一帆说,他们的那个活动都是他们老板娘在办的啊?」卢瀚文不解地问道。


  这下子,就是黄少天也一时无言了。

  不过,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他振作得可是很快的。「哎这样吗?那就没问题啦我也投赞成一票好了,可是瀚文你还是要听好了啊,如果你觉得他们兴欣有什麽举动很可疑的时候,别接近他们啊!千万不要犹豫啊!知道了吗?我可是用相当沉痛的心情,相当语重心长地跟你说这番话的。」

  蓝雨的小剑客眨了眨眼,应了声知道了。


  「听起来挺有趣啊!偶尔玩一次也不错吧?」徐景熙笑嘻嘻地接着发表了意见,再然後是李远挑了挑眉说「我都可以」,宋晓则耸耸肩,简短地说了句「我也都行」。

  喻文州通常都是最後开口的,於是在那之後,卢瀚文和已经表明了立场的几个人一致看向了除喻文州以外,尚未开口的郑轩。


  「大家想玩那就玩呗⋯⋯如果队长不反对的话。」挠了挠头发,郑轩说道,不着痕迹地把话语权带向了喻文州,自己则是避免了决定性的言论。


  「那麽,今年就这麽玩吧。」喻文州笑了笑,丝毫没有要反对的意思。「大家各自都挑一个礼物,金额就不特别限制了。包装好後交给我,我们在圣诞节那天来抽签交换吧。」


  彼时的黄少天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掉以轻心,将会带给他怎样一个冲击的圣诞节。

  然而,待到他知道时,也已是圣诞节当日,大家聚在一起拆了礼物以後的事了。


✕✕✕


  「——这样就都分完了。」将手里小小的丶方形的礼物盒交给了面前的黄少天,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拿走众人挑剩的最後一个。

  「快快快,数一二三一起拆!」黄少天摇着礼物盒在喻文州旁边坐下,他看上去竟是最兴奋的那个,比起卢瀚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说瀚文,这活动你是跟大家提的,给你倒数吧!」


  「哦!」卢瀚文极有精神地回应。「那麽,一丶二丶三——」


  黄少天,又是黄少天。

  尽管大家都在听到三以後的第一时间就动手拆起礼物,最先拆完的却仍然是黄少天。

  而後就听他爆出一声哀嚎,接着一串语速极高的噪音攻击就开始了。


  「靠靠靠靠靠!卧槽你们谁包了秋葵当圣诞礼物的,真心混账啊这是!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队友爱啊?就算这些都没有,讲究一下情调就这麽难你麽,好好一个圣诞节送什麽秋葵!谁送的啊现在立刻出来自首啊!」


  「少天,你冷静点。」

  「队长你看这个!我好委屈啊!」听见喻文州的话,黄少天索性拿着手里那盒包装特别好看外观看上去特别精美,然而内里却放着几根秋葵的圣诞礼物,转头和自家队长可怜兮兮地抱怨起来。「这礼物很明显是针对我来的吧!就这麽刚好被我抽到也太不合理了,是不是有人作弊啊队长!」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相当平静。「签是我做的哦。」


  「⋯⋯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的话我绝对是百分百信任的!可这些人太伤我的心了,我倒要看看你们都收到些什麽——」黄少天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转移了焦点,而後继续嚷嚷,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东张西望地看着大家都拿到了些什麽。

  然而不看还好,这麽一看,黄少天都看傻了眼,一度怀疑自己还在做梦,做的还是噩梦呢。


  一丶二丶三丶四,五丶六⋯⋯七。他试着点了点礼物数量,顺道又确认了一次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不是幻觉,立刻便绝望地发现到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现实。


  现实可真残酷啊⋯⋯

  黄少天皱着一张脸,如此想道。


  「——卧槽,你们一个个都被掉包成叶修了不成!为什麽总共有四个人收到了秋葵啊我们不就七个人在交换而已麽!送秋葵的通通给我承认啊!」黄少天大叫。

  然後就见一二三四,卢瀚文徐景熙宋晓李远共计四人,整齐划一地举了手,四人的表情还相似得出奇。

  ——也就是说,准备了秋葵以外的礼物的人,只有自己丶郑轩和队长而已吗!


  「另外三个礼物是⋯⋯」面露无奈,黄少天看向了喻文州。「队长⋯⋯」

  「呵呵。」喻文州回看黄少天,脸上的表情是和平常时候一模一样的温和,唯有笑容似乎深了些。「不是挺不错的麽?至少这当中,还有三份礼物准备的是白切鸡呢。」

  「队长⋯⋯」黄少天泪流满面了。


  「啊,大家圣诞快乐!」卢瀚文忽然一个拍掌,大喊道。

  「圣诞快乐哦,瀚文。大家也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队长丶黄少丶还有大家,圣诞快乐。」

  「嗯丶啊,圣诞快乐⋯⋯这什麽交换礼物大会,压力山大啊⋯⋯」


  「快乐你妹啊收了这种礼物谁还快乐得起来!」

  「呵呵,圣诞快乐。」


✕✕✕


  「加入蓝雨,永不後悔?」在一片喧嚣之後,喻文州走到了垂头丧气待在窗台的黄少天身边,撑着脸颊笑着问他。

  「是啊。可你就别损我了队长。」黄少天苦着张脸说道。「我正在考虑要把这秋葵拿来当飞镖往那棵树扔过去,还是乾脆当纸飞机,往天空用力一射就算了。队长你觉得哪个更有用一点啊?」


  「我不会让你感到後悔的,少天。」望着天空,喻文州轻声说道,然後转过头来,拿自己手里的盒装白切鸡交换了黄少天的秋葵走。「圣诞快乐。」


  黄少天则愣愣地接过了那盒白切鸡。

  「对了少天。我另外准备了礼物给你哦。」喻文州说道,看着黄少天一瞬间瞪大的眼睛和惊讶的表情,禁不住轻声笑起来。「回屋子里吧?外面还是挺冷的呢。」


  「诶,不是啊队长,说起来我也有准备你的!」


  听着黄少天的话,喻文州微微一笑。


  「嗯?我晓得哦。」


评论(2)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