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如何溫暖這個冬夜

文州男神生日快乐!!

网路lag踩线失败(痛哭失声),然而并不能影响我对男神的深深爱意分毫嗷嗷嗷!


——

  喻文州水果切到一半,放在口袋裡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虽然有按对象不同而设定不同来电铃声的习惯,他的手机惯性设置在静音模式上,一时之间他无从自此判断来电者,只能透过自己安装的手机程式,确定这通来电是广告的机率偏低。


  待会回拨过去就是了。原先如此盘算,方止下不久的震动却又再次开始新的一轮。不得已之下,喻文州祇得暂且放下手边的工作,他抽了张纸巾擦乾了手,一边自牛仔裤的后边口袋裡将手机掏出,接通了电话后就直接往耳边凑,没有注意来电者是谁。


  「晚上好。」

  通话那头出奇的安静,和过年期间四处都喧喧闹闹的气氛相当不同。喻文州忖着那应是因为对方特意挑选了个没什麽人的地方,求的就是他的声音能够清楚地传达到自己这边来。

  多次拨打了电话,在安静的地方等待自己接起。是什麽要紧的事麽?稍微出乎喻文州意料的是,他本以为对方会着急地在自己一接起电话的瞬间就拼命阐述来意,然而回应喻文州那一声试探性的招呼的,在数秒以内都唯有冬夜裡寒冷的风吹过的声音。


  (事后他回想起来,那确实是非得在今天结束以前联繫上自己不可的事。)


  「啊!喂喂队长麽?你可终于接电话啦,我还想着万一联络不上你该怎麽办正苦恼着呢!队长新年快乐年年有馀——啊啊队长!我没有刻意双关,队长信我我知道你会信我!」


  有句话,叫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话的确切所指其实并不适用于此,喻文州却不自觉地联想上了。但那也并非什麽不好的事,他的眼角微微弯起,像给他温润的语句做前奏一般,唇边泛起温润的笑意。


  「新年快乐,少天。」


  放弃了用肩膀抵着手机,手上动作继续的这个念头,喻文州将水果刀搁置至一旁砧板的乾淨处,在这通电话上专注了心神。

  「其实你除夕那一天才跟我说过这句话的。少天不是忘了吧?」

  「队长你儘管放一千万个心,我记性可好着咧。」电话那头,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明亮而自信。


  「哎我其实不是要说这事,我要问的是你在不在家呢?」

  「过年麽,在的。」

  「呦太好了,那队长你速度点赶紧出来吧,到你家前门附近那个小公园那儿,我现在就在这等着呢!不过别忘了搭外套和围巾啊,外头实在冻得!我在这站一阵子了,可嘴裡边的那白气还没哈完一轮呢,队长你说是不是奇观!」


  ——原来如此,喻文州默默地想。那个公园规模不大,也并无任何特殊之处。现在这个时间的话,确实可能没什麽人。

  「奇观麽?」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问:「时间也晚了,少天出来没问题麽?」

  「你把我当成几岁的人看了?啊不过现在到底是过年期间,队长你是指这个吧?我就自己当是了啊。」黄少天先是替自己叫委屈,却在这委屈陈述的还不完整以前就为喻文州刚才的那句话找到了新的解释,也算正确猜中了喻文州的心思:「别瞎操不必要的心了,我家裡头的人一听到我是要来找我大蓝雨的好队长,一个个都叫我抓紧时间快快出门但不用太快回家,一票反对票都没有哦!怎麽样,我平常替你做的形象塑造与维持还挺不错吧?」

  「谢谢。」虽说喻文州觉得那并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不过黄少天情绪显然处于相当高昂的状态,他倒也没有非把这情况破坏掉不可的理由,也就笑了笑,顺着自家副队长的话接了。「我过去大约五分钟,少天再等我下吧。」

  「队长待会见啊!」


  在出门前,喻文州仍然俐落地切好给家人的饭后水果装了盘摆上桌。他先回了自己房间一趟,取了个暖宝宝拆封,搓揉一阵后往口袋裡边塞,然后才按着黄少天的特别叮咛,加了外套围上围巾出门。

  外边确实很冷。喻文州想,一边又想但这也难怪,夜毕竟已经深了。

  他试着呼了几口吐息,白色的热气缓缓上昇,如逆行的雪。


※※※


  「晚上好,少天。」

  「队长!」黄少天大惊,很显然方才走神走得非常完全,而喻文州仅是微笑看他。


  「队长生日快乐啊!」黄少天单刀直入,平举起了手——喻文州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挂着的塑料袋裡装着盒什麽——一边兴致高昂地对喻文州进行详细的说明:「我想办法学了白切鸡的做法,虽说亲手烹调还是头一回,可我完全按照师傅教的步骤去做的,分毫不差!怎麽样也不至于太难吃才是。你说这个当成是礼物合适不合适啊?既是生日礼物又是加菜!虽然除夕过了,可年假还好几天呢,赶不及成为年夜饭,至少能堂堂正正地成为年菜!」

  「少天特意去了厨艺教室上课学做白切鸡?」喻文州听出话中端倪。

  「要是真难吃的话队长你可得告诉我啊,我找那师傅理论要他退钱了去!」黄少天却还在兜圈子。装迷煳装得那样不可信,也算是头一遭了。


  喻文州不太捨得告诉黄少天,自己做白切鸡的手法绝对说得上是驾轻就熟,若他想学,找自己做师傅或许会远比上厨艺班要来得更快。

  毕竟黄少天和自己不同,他并没有拿下厨当作兴趣的记录在。喻文州知道黄少天除了冲泡麵以外,当然也会一两样菜餚,煎个荷包蛋、炒个小炒,像这类简单的菜式他都能够完成,可白切鸡就算是比较正式的菜品了,或许不少见,可也不是什麽锅起油落,两三分钟就能完成的菜色。

  再者,就算不说如何料理好了,光是如何挑选合适的鸡隻就几乎已经可以自成一门学问。

  少天不会一时兴起就去学习这个,那麽唯一可能的原因就仅剩他是要做给他吃。这也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他又怎麽会不懂少天的这一片心?


  「不会难吃的。」喻文州点点头。

  「队长你该不会也去过那厨艺班上课吧,怎麽,你对那师傅信心真足够。」黄少天叫道,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看着黄少天的反应,喻文州禁不住失笑。他摇了摇头,道:「我确实有信心,可那信心的对象是你。」

  或者说是对自己有信心也说不定,喻文州暗自想道——黄少天不是完全不懂料理的人,基本的调味总不会出错。说到底,最终不论这白切鸡的口感和味道如何,只要想到黄少天的这份心意,他就自信自己不会觉得难吃。要说是宠溺也行,他的心便是如此。


  「等会等会,你不是真以为你手上那盒白切鸡就是我送你的生日礼吧?」

  「嗯?你是这麽说的,我有什麽理由不相信你的话?」闻言,喻文州反问道,一边将装着盒子的塑料袋往上提了提,脸上的困惑神情和眼神裡的信赖都无懈可击。

  儘管如此,黄少天仍歪着头斜着视线,就着那个姿势盯了喻文州好一阵子,而后在这种情况下唐突地爆出惊人之语:「⋯⋯喻文州我怀疑你的心是髒的!」

  「嗯?」和前一次同样的开头,喻文州这次倒是真的有些不明所以,黄少天却同样反常地没有扔来大长篇的解释,而是忽然面露着急的神情,出言催促喻文州暂时转过身去,在什麽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等待黄少天捣鼓他的事。


  而他送给他当作礼物的是以仙女棒的灿烂花火勾勒出的文字。

  或许要归功于黄少天过人的手速以及他好几次的事前演练,那句话不是什麽特别优美或感人的句子,一笔一画却都无不完美,无不深深烙印在了喻文州的眼底心底。


  文州新年快乐生日快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快乐啊!


  他的恋人,恋人所送的生日礼物,再好不过。


※※※


  后来他们找到了附近的小摊贩,向他买了一包新的仙女棒,两人一块点着玩。


  「少天。」

  「嗯?队长什麽事?」

  「其实我一直是不贊成因为年节期间放假就晚睡的。包括你和瀚文,还有大家都是。」喻文州平静地陈述道,一边以同样平静的眼神看着黄少天。他清楚地看见了黄少天眼底的那抹惊疑不定。

  于是他倾身向前,左手五指在他额前浏海上留下轻柔的抚触。

  而他的笑意留在了他的耳畔。


  在和自家恋人的拥抱之中,喻文州将已经窝得足够热了的暖宝宝放入了黄少天大衣的口袋裡。


  「就当是我少有的私心,今天就算例外吧?」


评论(2)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