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全職高手][喻黃]少年少天的煩惱

喻队少天情人节快乐!!!(四处奔跑)

这是CWT42的情人节无料,赶在今天结束以前网络上公开!

——

  名叫黄少天的少年,一直有个烦恼。

  他不确定这个世界上有和他相同烦恼的人多不多,也不确定这些人遇上这麽个情况时究竟如何解决,但唯有一点他倒能斩钉截铁地肯定:无论其他人的状况如何,都不能丝毫减低他烦恼的程度。


  少年的烦恼是他恋人的生日和情人节距离得实在太近了。

  他平日鬼点子多,出人意料的想法从没少过,甚至在送礼这件事上,也算男孩子裡相当有想法的一个了,这理当不构成什麽大困扰。只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那样的一句老话套用在这个情况上几乎能说是百分之百的贴切了,就是倔强如他都不得不承认,这话的流传确实有其道理。


  可他不是那麽轻易放弃的人,面对和恋人相关的事,他也不可能有放弃的念头。

  在自己一个人想破头却苦无结果的情况之下,黄少天做了个特别决绝的决定。他开了QQ,飙起手速打了一长串的文字,然而重点浓缩起来也不过是一句话就能解决掉的事:队长的生日和情人节实在太近啦,第二份礼物该送什麽好我迟迟不能拿定主意,求意见,在线等!


  而休假期间,众家职业选手似乎过得挺閒适也挺平常,一个个不是守电脑前就是手机在握,烦恼的少年一下子就被成堆的回讯给淹没,手机通知响个没完,登时成了他崭新的另一个烦恼。


※※※


  「菸。」

  叶修的回复来得有多快,黄少天就有多快后悔自己四处发讯息问人这问题时,竟然没想到把叶修排除出去。

  「你妹我问的是我家队长呢不是你,滚滚滚一边去,谁跟你送菸?你就抽吧看你还不抽烂自己的肺!胡乱给建议当心烂了嘴再抽不了菸啊!」

  「你这话说的不公正啊黄少天。」叶修叼着菸,悠悠哉哉地给黄少天回讯:「哥这意见可认真了,你队长会喜欢的。」

  「谁相信你谁白痴,队长是不抽菸的我比谁都清楚好麽!」开什麽玩笑,自己不但和喻文州朝夕相处,接吻那麽多次难不成都是假的麽,他从来就没在喻文州身上嚐过菸味!但这话他可不会说得那麽明白,尤其此刻和他对话的人是叶修,那更是大意不得。

  「呦,你这回不信哥你才是白痴。」叶修把话说得诚恳,黄少天心上怀疑不减,但花时间等了叶修的后话。


  「魏琛菸抽得可不比我少,送菸哪裡不好呢?」

  事实证明,黄少天花的时间全属浪费。给叶修发去一大片刷频的表情包之后,黄少天一手抓着手机,手指按了几下点开叶修的头像,另一手则对着那头像用力比了中指。


※※※


  「管你送的什麽,文州那孩子会不喜欢?」魏琛一针见血地抛出怀疑,完全不能理解心焦至此的黄少天。

  「靠不是吧,魏老大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这种事吗?」黄少天哭笑不得,仍然试着对魏琛解释:「可随便送就不能表示我的重视程度了!这点必须要彰显!」

  电脑前的魏琛BOSS抢得正激烈呢,「得,既然他生日你给他送了亲手煮的白切鸡,情人节就送亲手做的巧克力。要不你买条菸给我,我随便买个什麽送给文州再顺便告诉他这是替你送的,看,立刻就显得有诚意了。」

  「——魏老大你能不能靠点谱?」

  算了。黄少天在自己心中回答自己。


※※※


  「你不是机会主义者麽?抓紧机会给喻队献吻就好啦,多麽简单的事。再浪漫点你们可以跑完全场,最后全垒打做结束。抓紧机会啊黄少天!」

  「猥琐方你猥琐!」

  「谢谢称赞啊!」


※※※


  「我靠,你怎麽就不烦恼要送我什麽?提醒你啊我的生日可也离现在很近了,你敢说你没记住试试!」同在二月生日的张佳乐抗议。

  黄少天虽然没忘张佳乐的生日,但此刻仍然表现得毫不领情:「你不是月底麽,这麽久以后的事你也敢和我提?我这可是燃眉之急需要立刻解决的!」

  「黄少天你个溷帐有了异性没人性!」

  「张佳乐我没听清?????」

  「……我是说见色忘友。喂是你说的你没听清啊所以你不准拿着刚刚那句四处宣扬!」

  「哦我是没听清,可你那话是用打的。哈哈哈哈哈中计了吧!QQ聊天记录铁证如山,瞧我一秒截屏功力非凡!」

  「我去你的给我滚!」


※※※


  「钱。」孙哲平是这麽回答的。

  黄少天一看见那个答案,立刻觉得异常眼熟。抱持着怀疑,他决定问清楚:「孙哲平我是不是在哪看过你答这个答案?感觉特别实际却又特别搪塞啊?」

  「是。之前的採访裡我也这麽答。」孙哲平泰然自若。

  「你也真的这样送张佳乐?」黄少天质疑。

  「呵呵。」这回孙哲平却没有言明了。


  一切任凭想像,但黄少天一点想像的意愿都没有。


※※※


  在那之后,黄少天又看了几则回应,然而并无卵用。原先他还将希望放在自家队友们身上,期待他们能提出什麽不同于他人的见解,但实际情况是自己将大把大把的时间都投入在了和众损友们互喷垃圾话之上,真正可用的建议是半个也无。


  「黄少你就别问我吧,我压力山大……」郑轩表示。

  「送队长和他岁数相等的蜡烛?」李远提议。

  「牛奶!」这是卢瀚文绞尽脑汁后给出的答案。


  人果然还是靠自己最实际。

  最后黄少天又烦恼了整整一夜,终于决定要买支好笔送给喻文州做情人节礼物。

  既然队长那麽常做笔记,至少给他选支好写的笔,减轻他手的负担。黄少天是这麽想的。


  真正到了情人节当日,黄少天见到喻文州时,他拎着那既小又轻的袋子,自己心裡却又有点底气不足起来。他其实挺满意自己挑的这个礼物,只是没来由地仍然感到有些烦恼。

  喻文州会不会喜欢这个呢?


※※※


  约莫是因为如此,在把礼物交到喻文州手上时,黄少天觉得特别紧张,特别不能思考:「队长你觉得怎麽样?」

  「我还没开呢。」喻文州有些无奈地道,一边打开盒子。瞧见裡头放着的礼物时,喻文州面露惊讶,接着惊讶转为惊喜。他拿起笔,在手裡转着仔细端详,片刻后说道:「少天挑得很辛苦吧?这支笔相当好。我很喜欢,谢谢。」

  那使得黄少天大大鬆了口气。「跟你说哦队长,我试着做过巧克力,可似乎没有上次做白切鸡那回来得成功,也就没敢拿那个送你。后来我想笔特别实用就试着挑了一支,我试写过的写起来挺顺,应该不怎麽费力气……虽然回想起来似乎实在有点太实用了啊,可我真是想不到了。队长我明年会提前想的我保证!」


  温和地注视面前垂头丧气的黄少天,喻文州伸手摸了摸自家恋人的头。「没的事。少天以后别特别为了这个烦恼了。」

  闻言,黄少天稍稍地抬起了视线,像在询问喻文州何以出此言。

  「知道你的这份心意我就已经很高兴,送什麽或者不送什麽我并不在意。」喻文州对他这麽说道,话语裡的笑意和眼底的光芒都成为了他话语最强力的辅证。「还有——」

  「少天以后可以送我生日礼物就好。」喻文州说,「情人节礼物就让我来送。」

  「那怎麽可以!」黄少天大惊,就要接着说出一串反对的话。

  喻文州却摇摇头:「当然可以。」


  「少天的话,准备白色情人节礼物就好。」

  他对他微微一笑,扬了扬手裡一路提来、印有典雅花纹的纸袋。


  「情人节快乐,少天。我亲手做的巧克力。吃吗?」


——

话说其实,事后除张佳乐以外的每个人都截了对话给喻文州看了,所以黄少天的烦恼他完全知道,哈哈哈哈哈!(喂)

但在我心目中,喻队肯定是个在知道这一切以前就先猜到了自家恋人心中的不安,进而给了解决方案的男人,于是就这麽写了。

希望大家喜欢这篇,能写喻黄真的非常开心。

也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哦>3<!


评论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