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偵探博士]Unlight

  偷偷渴望那個人的聲音帶有表情許久,老是想著那樣就能用各種問句輕易誘拐對方回應,從中偷取任何一分關於情緒的資料。


  他家的電壓從來不穩,於是他又得到一個必須燃燒蠟燭以求光明的夜晚。

  布朗寧為沃肯讓出了書桌、將燭臺放到桌面上,自己則窩到一旁的沙發,頻頻打著無聲的哈欠,靜靜看著坐在對面的人一次又一次翻過書頁,專注地憑藉微弱光線閱讀。

  一句謝謝也沒有與他說,他於是也就放任沉默蔓延到所有角落。但沉默讓人焦躁,在冬天的寒冷夜晚裡布朗寧居然感覺渾身燥熱起來,一把扯去領帶,蠻橫認定勒住脖子的它定是改變體溫的罪魁禍首。


  真的……好安靜啊。他想,弄不清楚這感覺是根據環境或沃肯的表情得來。他希望沃肯翻書頁或者蠟燭燃燒的聲音可以再大一些,後來沮喪地證實他單純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偵探,那些科幻小說裡有的超能力抑或言情小說中的超不科學巧合終究不會發生在他身上。

  說起來就算是本推理小說,自己大概也沒資格當裡頭的主角吧。他忍不住環視這個住慣了的空間,突然覺得他小而窮酸。鍾愛的幾本讀物、薄薄一本的案件整理簿和打發時間用的幾疊雜誌散亂在桌面與房間四處,因為主人的個性注定得要居無定所。

  他甚至連個能蓋住整個牆面的大書櫃都沒有。

  對了,還有三餐。多虧自己混亂的作息、東省一餐西省一餐的飯錢才夠用吧。偶爾打腫臉充胖子買了什麼給沃肯的時候沃肯都像是知道那般,邀他一道吃飯的頻率會大幅提升。雖然就結果而論,能增加和沃肯的相處時間讓他非常高興,但這同時也代表沃肯早就知道他這幾年來的經濟狀況並不怎麼樣吧。  喂喂,男人,你還真是窮得……有點徹底啊。他自嘲,拿起杯子大口喝光整杯白開水,試圖沖淡難得湧上來的自厭感。


  「喉嚨不舒服?」就在布朗寧從考慮怎麼弄出聲音到開始自暴自棄的時候,沃肯以手當作書籤壓住正在讀的那頁,冷不防這麼問了一句,抬眸望他,弄得他眨了好幾次眼,來不及掩飾一臉的不可置信。

  沃肯忍不住皺起眉頭。「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我?」


  「不,我想沒有吧。」彷彿被沃肯的話影響,儘管布朗寧相當確定自己並沒有任何不適,他仍然先清了清喉嚨,像這樣就能遏止根本不存在於喉頭的搔癢感,然後開口回應。「嗯,沒問題。」

  在他意料之外的是沃肯突然定格,接著低下了頭。「是嗎?剛剛似乎聽見你咳嗽的聲音……大概是我的錯覺吧。抱歉。」


  布朗寧由於職業的緣故,早就習慣和各式各樣的人相處,並能從當中歸納出一定的情感表達方式。對他而言最難猜測的人絕對是喜怒不形於色的沃肯,偏偏他在之後漫長的日子裡逐漸愛上了他,熾熱的情感總是進一步增加他誤判的可能性。他恆常為了這點感到困擾,但今天頭一次,他發現也許沃肯的心緒遠不如自己想像中難以捉摸。

  雖然他得承認,他是因為這樣被嚇到了。

  剛剛那個反應,該不會、難道、莫非是尷尬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沃肯會那樣問他、在他回答之後感到尷尬的原因就只有兩個可能性,其一他真的錯聽了他的聲音,其二是他是想為了他打破那段時間的沉默。而不管哪個答案,確定的事情是他都覺得很是開心。

  又,如果依照他待人處世的經驗來說,那個樣子絕對是尷尬啊百分之百是啊……!


  「……總覺得你的表情又變得很討厭了。」

  「那果然還是因為沃肯你很可愛吧,為什麼又會變成我的錯?」布朗寧沒放過那個「又」字,硬是笑著在話裡反擊,招招手示意沃肯坐到他身旁。  後者嘆了口氣,起身。


  然後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緩緩靠近布朗寧對他展現的笑容。

  沃肯唸書時候習慣往耳後塞的髮絲在這時候滑下,落到他臉上。這早已不是布朗寧第一次聞到沃肯的髮香,但他對置換的角度感到陌生。雖然如此,一點都不討厭呢。他想,遲沃肯一步閉上了眼睛。

  那是個略嫌笨拙的吻。

  風吹過書頁的聲音姍姍來遲,蠟燭剛巧熄滅。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