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Browning+Melen生日快樂!

※偵探博士有、侍僧三人有


  羅占布爾克,一個他曾經滿懷希望和絕望去看待的都市。

  基本上晝伏夜出或夜出到根本像在和太陽比誰跑得更快一些,身為一個自詡偵探的人,種種錯亂的作息他都沒少體驗過,荒淫無度的年少時光和這個被稱作魔都的地方非常相襯。那時候他對自己的出身地或感到厭惡,或覺得驕傲,總是在兩端矛盾的情懷擺盪不定。

  但他還記得相當清楚。

  布朗寧清楚記得那時候的他是怎麼樣抓起一把混著垃圾的濕潤泥土,讓指甲深深陷在裡面就為了染滿確實存在於這個迷幻都市的髒汙;清楚記得那時候的他有著讓同伴畏懼敬佩的銳利眼神,直逼每一個黑暗角落的真實;清楚記得他怎麼樣信誓旦旦、中氣十足說總有一天他會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這個世界的真相。


  可是光陰流逝的速度遠比他的腳步快。布朗寧一度以為自己的步伐邁得已經足夠大,然而回過神來時,這場目的地不明的追逐早就去掉太多路途,他甚至還沒確定自己是否抄了捷徑或壓根繞了遠路,生命已然來到這裡。

  他再也不年輕,唯一憑藉自己雙手找到的真相就是真相是找不到的。


  所有事情都會理所當然來到面前,無論選擇與否,它們都被推至每個人行走的軌道上,排列得凌亂無序,於是那必然性幾乎不會被誰查覺。布朗寧是極少數的其中一人,但在裡頭他也和所有人一同組成多數,哪怕誰都與誰素昧平生,在這方面倒是絕對有志一同地絕口不提。


  羅占布爾克,如今這個地方對他而言實在看得膩到不能再膩。

  如今他不再對這裡抱有那般強烈的情感,不特別愛也不恨,沒有感想。

  硬要他說的話,就只有那些風景比小時候來得更加滿佈塵埃而已啊。


  布朗寧在傍晚的時候離開家門,踏上最熱鬧的那條商店街,打算買個什麼小東西送自己當生日禮物。

  走到這個年紀他已經再也不像年少時能夠和一群朋友燃燒整個夜晚,只為慶祝一次生日。那種事情已經不再適合他,他也早就沒有一大群能夠這樣打鬧的朋友或能夠肆無忌憚浪費的充沛體力。雖然手頭並不寬裕但總覺得還是要有點表示意思意思一下才對──那怕那個要意思的對象只是他自己。

  或者該說,原先只是他自己。

  他在街上和一個腳步匆忙的少年迎面撞上,雖然不是沒有看到對方,但在如此鬆懈的情況下他第一時間也反應不及,只能撓撓頭髮,蹲下身想幫忙少年撿拾掉落的物品。


  「真是冒失欸,布朗寧先生。」

  來不及道歉,對方倒是先老實不客氣地抱怨起來。布朗寧旋即從那頭顏色特殊的短髮與鮮少人會喜歡的衣著顏色……好吧,或許也有那麼一點點包括那實在不高的身高去判斷,正確答出少年身分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順利得到答案並沒有使他高興起來,反而嘆了口氣:「小傢伙,可別告訴我你是遠遠認出我來,才故意跑來撞我的啊。」


  「嗯?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情呢。」被喚作小傢伙的少年這時終於確認摔落到地的東西沒有哪裡受損,眨眨澄澈得不像男孩子的大眼,邊把被小心包裝過的盒子放回其中一個提袋裡,朝布朗寧舉了舉滿手的袋子。「好吧,我承認捉弄你是挺有趣的,但再怎麼樣我也沒打算弄壞這麼重要的東西哦。」

  「重要的東西?」布朗寧問,注意到其中一個提袋的樣式特別精美。


  「別說你不知道好嗎?」少年站了起來,仔細檢查身上有沒有哪邊弄髒,「梅倫的生日啊,跟你同一天,但我實在不夠錢買你的生日禮物所以就這樣囉。啊,不說了,還得去拿路德特別交代的生日蛋糕才行。那麼掰啦。」


  ──喂喂,跑來跟壽星說嗨我記得你生日喔但沒錢買禮物給你呢真可惜呢,接著連一句最基本的生日快樂都不說,就這樣快快樂樂地前往幫另一個壽星買蛋糕的路上?這算什麼?

  布朗寧都還沒站起,就著蹲姿望向少年以輕快腳步離開的背影,頓時有點哭笑不得。


  「梅倫的生日啊……」咕噥著掏出乾癟的錢包,將裡面所剩無幾的硬幣悉數倒到掌心上,清點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很明顯只能買一個人的生日禮物吧,還是在只能買很寒酸的那種這前提下。

  布朗寧沒有嘆氣。


  對了,記得梅倫說過他的手套上次被團長的紅酒給潑到,染上洗不掉的酒漬了吧?


XXX


  「我回來了──」在門口蹭掉破舊不堪的皮鞋,布朗寧照慣例朝空蕩蕩的屋裡喊了聲,聲音有氣無力。

  他就是搞不清楚自己每次在這種時候總是特別喜歡逞強是怎麼一回事。單單對這件事情他從來沒有學乖,好了,剛剛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總算成功說服路德讓他替他帶禮物給梅倫,現在又因為這樣,自己落得肚子餓得發疼的下場。

  到底在幹嘛啊。啊,真是活該。他在心底對自己說,邊單腳跳著邊脫去因為陪他走跳了整個下午而發臭的黑色襪子,然後換腳繼續跳、好脫去另外一只。

  接著就像他邋遢的平常,一雙臭襪子被他隨意拎著往旁邊一甩。


  然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布朗寧在那個瞬間想起確實有那麼一些傳說,內容是關於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說今天是他們──什麼的日子來著,記不太清楚了啊──對,跟鬼怪有關的節日?

  噢,拜託。乾笑幾聲,布朗寧感覺頸部以上僵直得要命。──不是吧?他吞了口口水,勉強提起勇氣慢慢往發出怪聲的方向轉去,在過程中忍不住緊緊閉上雙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大叫。我耳朵好痛。」


  「你是什麼啊我告訴你啊我不怕的啊、哈哈哈!」

  「我說……」


  「完全不怕喔哈哈哈哈哈!」


  「喔。給我閉嘴。」


  有什麼臭烘烘的東西砸到了自己臉上。

  布朗寧一愣,伸手一抓同時眼睛睜開一小縫往抓到的東西看去,吃驚地發現那是自己剛剛往那方向扔去的襪子。這麼說來,難道──?


  「咦咦咦?沃肯?」

  「……能請你好好改進你的生活習慣嗎,大衛。」


  出現在眼前的是難得表現出那麼明顯的無奈的男人。

  布朗寧這時候才意識到方才他的失態,卻也早就無法挽回這樣的事態。不過現在比起這個,另一件事情讓他更在意得多。「你怎麼會來這裡?」


  「唔。」

  沃肯稍稍側過臉,直到剛剛一直背在背後的左手此刻轉換方向、伸得筆直,在兩人間形成一條線。


  布朗寧在提袋上看到商店街以布朗尼知名的蛋糕店的標誌與店名。

  他撓了撓頭髮,突然覺得生活在這個地方非常好。


  「……嘛、謝啦。」


  「布朗寧?你該不會是臉紅了吧。」

  「……可以趕快吃蛋糕嗎?我好餓。」


XXX


  梅倫在另外兩人的催促之下,顧不得正確的生日順序,硬是先拆了禮物,哭笑不得的拿起三份不同包裝內的東西:「你們故意的是不是?」


  「嘛,那種小事情不需要太在意。」路德聳了聳肩,將裝有鮮豔花朵的花瓶擺到漂亮的蛋糕旁邊。布勞則從旁邊笑著走過來,手中拿著蛋糕刀,將之遞給梅倫:「啊,我還特別拜託店員姐姐給了我有寫幾歲的那種蠟燭喔!」


  「喔,這樣嗎──等一下啊不對,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年紀!」

  「不重要啦,快吹蠟燭許心願──」

  「啊啊不准拿出來啦!年齡那種東西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所以收好!」

  「不重要的話就不用怕了吧?對嗎,布勞?」

  「閉嘴啊路德!」


  在吵吵鬧鬧的三人身旁的是那張放著蛋糕的小桌子,小桌子上靜靜躺著三副白色手套,嶄新且好看。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