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都在王者榮耀,喜愛張良
全職:喻黃、雙花
精靈寶鑽:TB、53、O3

[UL][偵探博士]情人未知

  傾刻之間,大衛.布朗寧竟然覺得自己心臟深處湧起了一陣不適,若非捧心這樣的事在他想來實在是太過女性化的舉止,指不定他現在就會雙手往胸口摸去,然後緊緊地揪住。

  因為那樣的感覺不止疼痛,而帶有酸楚。

  因為在此之前,他未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那個同時身為自己的搭檔與心上人的男人竟能以這樣哀傷的方式令他的世界一陣地轉天旋,既輕浮又帶來痛楚。


  「沃肯,拜託。」從齒縫間艱難地擠出字句,布朗寧很是勉強地看向面前的男人,那對眼神困擾得彷彿像在看著什麼不速之客一般,和以往有大不同。「我沒求過你什麼,但只有這個、只有這一次,我能不能求你別這麼對待我⋯⋯」

  「嗯?」似乎被布朗寧這次太過詭...

[UL][瑪沃]Forever None

  他隱約記得那件事情。

  時間與空間對他們而言,都不算太遠。


  從千百萬種可能性與可取代性裡誕生的自己,某種層面上也能算是死裡逃生了吧。逃了好幾百次,總算得來這一回,一回便是千百年以計的永遠。瑪爾瑟斯握著手心裡平滑淨白的面具,他知道自己的野心就快要燃燒殆盡,要跟著陪葬的是他深愛的亡妻,以及第無數次復活又赴死的皇妃。

  死灰無法復燃。

  那名機械人偶的專家對他如此宣布。抱在他懷裡的是一疊資料,用不著問,瑪爾瑟斯就能猜到上頭到底都寫了些什麼——他也不想問。男人的聲音平靜得殘酷極了,然而他極其安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在對方眼底看見跟自己內心相同的空洞。


  「失去重要妻子的...

[UL][偵探博士]Bon Appétit

  沃肯難得中斷手邊的擺盤工作,替難得前來的男人開了廚房的門。

  那是某一個平日下午──禮拜三還是禮拜四?不可能是禮拜一,那天他總是累得沒空來看看他──自己名義上的頂頭上司在不尋常的時間抵達餐廳,嘗試把他從廚房裡喊出來卻被他拒絕,語氣溫和地趕出廚房。

  沃肯沒想到的是,待他不慍不火地將晚上的主菜章魚燉煮、切片、最後冰鎮起來後,廚房門外守著他的是一個棕髮男人,竟然正隻身站著等候。此情此景的既視感與違和感過於強烈,忽然就將他的思緒拉回許久以前,和現在比較起來簡直難以置信,他這位沒有半點架子的上司,大衛‧布朗寧,曾經在他面前露出那樣茫然的表情。

  「啊,忙完了?」這麼詢問的時候布朗寧沒有...

[UL][凱倫貝克&夏洛特]一瞬青鳥

※此篇為參與全角色&凱倫貝克企劃的文章。


  結果清澈猶如命定。


  在相遇的最初凱倫貝克就已知曉,眼前這個不哭也不鬧的人類嬰孩終有一天要長成雪白的熠熠星光,而自己將會擁有她。

  這名知名獨奏者向來不與任何對象深交,但卻唯有這次,他秘密地決定要收養女孩。為此,凱倫貝克收斂了他一度狂暴、狠戾的力量,披上無懈可擊的紳士外皮,真正學會了如何純熟地運用一個惡魔最甜美、最殘忍的巨大優勢。對於此事,儘管札吉感到滿意極了,然而她始終不願見凱倫貝克做出這個決定。

  「加諸在你身上、靈魂上的哀傷已經夠多,凱倫貝克,你不需要再多揹負這一份。這個人類女孩只會給你帶來更龐大的災...

[UL][偵博]ça fait longtemps

  無論多久以後你都仍然可以回頭,那全部已經過去了。


  不知道經過了多長時間,偵探終於在沃肯一貫的鎮靜裡焦慮起來、棄械投降,將埋在帽子裡的無奈臉色抬起,首肯了他的委託。


  「我知道這有點強人所難。」在布朗寧答應後沃肯這麼對他道歉。

  而他認為此刻笑容可有可無,實非必要也就省去,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當已經告訴對方自己不在意。得到這樣回應的沃肯看上去立刻就放鬆下來,從整理得有條不紊的手提包裡拿出一本冊子。


  出於好奇,布朗寧斜了斜身子,想看手冊的封面卻遲一步,反而收獲了沃肯迅速寫著飛舞字跡的手勢,突然覺得沃肯的每根指頭都細長得太過文質...

[UL][店博]Moi et toi

  歸屬感。

  從熟悉的事物開始,再小也不打緊,那成為足夠因循的根基,踩著小步確實往前。帶我走,你也許想這麼說,但他的手早一步行動。無須追趕,牽起你左手的時候,他總是站在你身旁。

  所以你對他的背影記憶模糊,卻牢牢記得他的右半側臉線條如何好看。像一抹剛毅堅定的銀光,只要你湊上前親吻就會為你柔和溶化。


  在哪裡都不重要。

  地名、地點、路線。

  時間線性前進、分岔,直到現在,唯有他總是不曾走上分支的樹枝。

  不很久以後,沃肯終於明白,自己喜歡路德的方式只與感官相關,從氣息開始便能清楚辨析這是他所熟稔的世界。他所要的一切、所擁有的一切,不過如此。

  所以...

[UL][王國主從]黑

  少佐親眼目睹黑太子在戰場上被突如其來敵襲確實擊中的那幕。

  直逼要害而來,僅差分毫便中。

  那個瞬間雙邊的眼球突然都有奔騰的焰火包覆上來,密不透風、肆無忌憚燒疼少佐的眼,太靠近的痛楚令他幾乎要捨去軍人的尊嚴,將手中用來捍衛與保護的劍扔到地上,轉而揉上自己雙眼只為確認他們是否依然完好。


  動搖持續了數秒,最後如同以往堅定了劍尖──不為紀律,為他負傷的王。


  平舉細長鋒利劍身擋在自己胸前,請求殿下務必加倍注意安全後再以自己肉身擋在古魯瓦爾多身前,沒去想當下在他背後的人是以什麼眼神看著他或不看他,少佐只盡本分,專注冷靜在腦海中評估眼前敵人實力,淡漠...

[UL][王國主從]Loyalty

  成年的那天之於他如同斷面,清楚將過去與未來切割成兩塊毫不相干的地緣,果斷鮮明。從那天起他忘掉童年所有點滴,連自己到底為了什麼渴盼成為一個軍人也一併忘得乾淨徹底。


  宛若軍人一般,一點情面不留。


  誰都不曾預料到多年以後,曾經極端傑出、幾乎讓人聞風喪膽的這名傳奇隆茲布魯軍人會在完全還沒有走下坡的時候選擇捨棄他賴以為生的戰場,收起劍的姿勢果絕像他從來不曾拔出、用它開了多少血路在自己面前。


  事蹟口耳相傳,然後他被人們──或敬之或畏之──有志一同地、擅自定義成一個擅長遺忘的人。長於忘記的人總是無情無心,他們同時在見不得光的地方交換這樣的竊竊私語,所以再也沒有誰會正面對上他的視線,若要...

[UL][沃柯]Dominate Your Destiny

  所謂一體兩面,實際上代表的是距離。日與夜、陰和陽、日光跟月色,接著是正義及邪惡。然而最為相似卻也差異最大的代價便是,即便我與你面對面,我們終將無法互相坦承對彼此的了解。

  悲哀然而幸福。在緩慢下沉、滅亡的過程中逐漸昇華,得到解脫。


  所以我們才要在夜最深的時候見面。

  然後,他的眼神那樣說,手卻舉起來指向亮極的明月。


╳╳╳


  柯布的眼神一揚,手臂繃緊了肌肉,隨著視線上移,伸出手去掐住沃蘭德真實的手,而非他的替身。那一擊無論力道或角度都拿捏得剛好,逼得沃蘭德毫無反應空間,也絲毫不愧於自己名聲──面前這人最是痛恨那個稱呼。...

[UL]Browning+Melen生日快樂!

※偵探博士有、侍僧三人有


  羅占布爾克,一個他曾經滿懷希望和絕望去看待的都市。

  基本上晝伏夜出或夜出到根本像在和太陽比誰跑得更快一些,身為一個自詡偵探的人,種種錯亂的作息他都沒少體驗過,荒淫無度的年少時光和這個被稱作魔都的地方非常相襯。那時候他對自己的出身地或感到厭惡,或覺得驕傲,總是在兩端矛盾的情懷擺盪不定。

  但他還記得相當清楚。

  布朗寧清楚記得那時候的他是怎麼樣抓起一把混著垃圾的濕潤泥土,讓指甲深深陷在裡面就為了染滿確實存在於這個迷幻都市的髒汙;清楚記得那時候的他有著讓同伴畏懼敬佩的銳利眼神,直逼每一個黑暗角落的真實;清楚記得他怎麼樣信誓旦旦、中氣十足說總有一天他...

1 / 2

©  | Powered by LOFTER